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天上掉下个古代人 03

天上掉下个古代人 01

天上掉下个古代人 02

↑↑前文回顾

又是一个修仙的夜晚~晚安啦,明儿上班肯定要困到窒息了呜呜呜

=================================

  喻文州,作者专栏的ID索克萨尔,知名网络小说家。多部小说被翻拍成电视剧、电影,武侠、玄幻、都市、悬疑都有涉猎。年少成名,连载小说常年在榜单内,微博粉丝更是早已突破百万。二十八九岁,不仅在网文圈是个了不得的作者,在文学界、影视界,提及他的名字,也被很多人所熟知。

  喻文州早在读高中的时候,便会借着闲暇时间,读读写写,偶尔也会在杂志上,或是网站上发表一些作品。写网络小说,则是在大学开始的,处女作便是成名作,一部燃向的玄幻小说,剧情本身就跌宕起伏,写作手法又十分娴熟,字里行间的灵气更是为作品加分。再加上喻文州开始创作的时候,又刚好赶上了网文最好的时代。有人说,是喻文州入圈的时机好,只有喻文州自己明白,这一切都在他的规划之中,他甚至有几年,是靠文字吃饭的。而如今他的身价早已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了。

  创作,是喻文州舍不得抛弃的东西,他在其中注入的心血太多了。一来是本身就喜欢,二来则是一个情感宣泄口,很多现实生活中难以实现的,都可以寄托在自己所写的故事里。在创作之余,也会有一些投资,生活富足,也鲜少有大起大落的事情发生。喻文州的心思一向深,所有的事情都规划的井井有条,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心里都清楚得很,唯一的意外怕就是如今在他家洗手间折腾的黄少天了。喻文州倒是头一次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心软的一面。

  不过话说回来,作品中的人物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无非也就那么几种情况,要么受到惊吓甚至开始怀疑人生,要么就是惊讶过后的不可思议,对这人产生巨大的好奇心,甚至想把他捧在手心贡着,明显喻文州属于后者。即使是来自自己的作品,他对自己创造的世界,塑造出来的人物也充满了好奇,更何况如今连他自己都没办法预料故事的发展了。电脑满屏幕乱码的时候,喻文州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3w字的心血,付诸东流,若是以往,他静下心来,或许还能将流失的文字85%的还原,另外15%他有信心比之前完成的更好。而现在,黄少天突然的出现,于喻文州而言,影响太大了。


  “喻文州……”黄少天的声音很好听。他站在洗手间门口小心翼翼地唤着喻文州的名字,如果忽略他语气中的那一丝局促,喻文州甚者觉得黄少天在小声地对着他撒娇。

  “嗯?”喻文州应了黄少天,抬头看到的便是衣衫有些凌乱的黄少天,纽扣错位了,头发有些湿淋淋的,大概是洗脸的时候沾湿的,头发自然下垂,湿了衣服。喻文州笑着朝黄少天招了招手。

  其实喻文州的身形和黄少天很相似,而他拿给黄少天的本就是宽松的家居服,本应该合身的衣物,因为纽扣的错位,穿在身上有些不舒服。待黄少天走到喻文州身前的时候,喻文州握住了他的手腕,示意他坐在自己身侧,“这排扣子要对齐另一侧的孔扣进去,不然穿着不舒服,也不好看。”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替黄少天将纽扣归位。

  “你故意的。”黄少天肯定的说道,“你心思细,有耐心,从带我去看大夫开始,该说是医生。从看医生开始,所有事情都安排得很妥善。即使刚刚,你在教我如何使用那些东西的时候,细节也解释的很清楚,连换洗的衣服放在哪里都照应了,偏偏忘记说这扣子。我会这般站在你面前,在你的意料之中。”黄少天说完抿着嘴看着喻文州,又好像是还没说完似的。喻文州也不着急,等着黄少天继续说,“在这里,我是不是应该这样说话才对?”

  黄少天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远超出了喻文州的意料,确实如黄少天所言,喻文州是故意的。一方面是想看看黄少天面对新事物的时候会怎么做,让他自己穿衣服是最保守的手段了;另一方面则是,喻文州想看看黄少天手足无措的样子。而现在,反而被黄少天的敏锐程度给惊到了,顿时生出了一种,不愧是我“儿子”的自豪感。

  对于黄少天的问题,喻文州避而不谈,反而起身拿来了吹风机,“这是吹风机,插上电才能使用,那是插电口,你头发长晚上不容易干,好好坐着,我替你吹。”说完,便打开吹风机替黄少天吹头发。吹风机的声音就在耳边,暖暖的风吹出来有些舒服,黄少天已然接受了这个陌生的环境,面对从未见过的东西,不再觉得惊慌,反而充满了好奇心。

  待喻文州收好了吹风机,黄少天才重新开口说话,“你不需要把我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虽然我不太理解你为什么说你算是我父亲,但是实际上我已经21岁了,而你看起来并未必我年长多少。有些事物,我们那从未出现过,你和我解释清楚了,我自然也能很快学会。最后一点,就是在说话上,除去我刚刚提到的从未出现的东西,你们说的话大致我都能听懂。”

  黄少天的意思喻文州都明白,毕竟黄少天所处的空间,是喻文州创造的。虽说是古代背景,但是并未真如古人那般,通篇文言文。为了迎合读者,文中很多交流,都掺杂了现代的元素。故事本身没写完,黄少天的人设也不完整,加之后续的剧情也突然变成了乱码,本以为熟悉的人,此刻却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而关于之前黄少天在人设上的偏差,现在看来反而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喻文州甚至觉得,黄少天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很晚了,我们明天好好谈谈。”

  “你犯困了?”黄少天明明是在询问喻文州,偏偏喻文州听出了其中的言外之意,“你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要就寝的样子。”

  “我叫喻文州,今年28岁。”

  “28,比王兄还年长了2岁,一点都看不出来。”黄少天打断了喻文州的话,言语间像是在夸赞喻文州年轻,而喻文州却像是知道黄少天接下去准备说什么似的,在黄少天想要和他打太极的时候,直白地挑明了他的目的。“怎么?想报复我方才没有告诉你衣服扣子的事情?”

  黄少天白了一眼喻文州,“你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我。我像是这样会记仇的人么?你似乎对我有什么误解。我看你这屋子没有其他人生活的痕迹,你至今没有娶亲,我只是有些惊讶。你比王兄年长,而王兄他除去小公主以外,也已经有了第五个小王子了。而你……”黄少天从上到下扫了喻文州一眼,欲言又止。嘴上说着不记仇,而眼神中那得意的样子,分明是想借着这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事情,来嘲笑喻文州可能不举。

  “嗯?我喜欢男的。”

  喻文州平淡的回应,惊得黄少天立刻站直了身子,甚至无暇去顾及礼节,他伸手指着喻文州道,“你……你……简直在胡闹!龙阳之癖难登大雅之堂!”


===========

码字的时候,忽然想到,古代人应该不喊爸爸吧?是不是应该是父亲或者爹?先统一改一下吧!写着写着忽然觉得作为古代人的天天喊爸爸有点出戏……233333


评论 ( 16 )
热度 ( 401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