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和“凡人”谈个恋爱

准备在cp20出个小甜饼合集的小料本~收录进合集的文一部分在lof发布过,另外还会有新写的几篇!喻黄真是无论怎么相处,都让人觉得幸福感爆棚啊!!

另外,还计划做一个特别实用,很生活化的小周边当小料本的特典。还在咨询呢,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呜呜呜~能成功的话再出宣图啦~

今天这篇小短篇更新完就要专心弄本子啦~每天都在鼓励自己不要窗本!

《潜规则》的更新也准备恢复啦~可能会爆肝连更,总觉得自己又在立flag了!hhhhhh

又是半夜两点多更新……大家晚安啦~爱生活爱喻黄笔芯每一位小天使(づ ̄3 ̄)づ╭❤~

=======================

设定:神仙喻X神仙黄


  01.

  “张佳乐,你今天这么闲?都溜达到天河边了?我看你啊,现在就是个千年老滑头,找着机会就开溜啊,你那百花园子又交给你那些小仙子们看管了?你悠着点儿,可别又玩忽职守了,上次蟠桃会上独缺富贵牡丹那事儿还没长教训呢?怎么?被贬下凡义务做花园园丁的感受爽不爽?”

  “黄少天,你可别转移话题,我看你是春心荡漾怕被发现,天河这么长,怎么你就选了这鹊桥遗址?看上哪个小仙女了?还是动凡心了?”

  天河南侧,黄衣紫袍两位上仙并肩而立,时而比划着手势,似乎在争论着什么。拨开袅袅青烟,却又听不真切。


  时代在发展,如今天界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起人间,天界的旅游业,互联网等新兴产业的发展来得更早,更快。几千年前牛郎织女相会的鹊桥遗址,现在却成了神仙眷侣们的最佳约会场所;嫦娥的广寒宫,七仙女的寝宫,如今都成了五星级旅游景点。互联网时代的兴起,天界更是设立了“神坛”这样的社交平台。在神坛上注册了账号,便可自由发表言论,甚至可以匿名发表。张佳乐和黄少天两人可算是为这神坛操碎了心。

  如今的天界,大格局也发生了变化。天河相隔,天河以南,谓之南天庭;天河以北,唤作北天庭。南北天庭各居一方,互不叨扰,唯一的交集便是一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如今也成了天界最大规模的南北联谊会。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按照人间的时间算,这大型联谊会可得365年一次呢。

  即便如此,天界依然存有一些古老陈旧的天规,比起几千年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仙凡永隔。仙凡相恋,轻则剔除仙骨,永除仙籍,重则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确实如张佳乐所言,黄少天动了凡心。那日,天帝指派黄少天下凡销毁一批非法研发的化学武器,10日内返回天界。天界10天,人间十年。黄少天想,这几千年来他都掌控着三界之内各种类型的武器,天帝指派的这个任务,怕他是短短一年便可完成,余下九年,黄少天在心底寻思着,借着这难得下凡公干的机会,在凡间找到真心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02.

  “你要留下?”

  “嗯,直觉告诉我他快出现了。”

  “没想到会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张新杰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严肃道,“严重的话会灰飞烟灭。”

  “几千年了,我等了太久太久。他也是。”喻文州笃定的口气,让张新杰没理由继续劝说。


  喻文州坐在公车最后一排,双手抱胸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微微撇过脑袋,看着车窗外倒流地人潮,思绪飘到了几年前,张新杰返回天界的时候。肩头突如其来的重力令喻文州微微皱眉,栗色的头发,软软地挠在他的脖颈出,痒痒的。喻文州扭头看着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微皱着的眉头,细细颤抖的睫毛,微张着的嘴儿浅浅地呼吸着,嘴角边似乎还留下了一段清亮的银丝。肩头这个不设防的年轻人,莫名让喻文州心跳漏着半拍。一向不喜欢生人触碰的他,破天荒地纵容了身侧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倚着他肩膀瞌睡。

  许是喻文州的肩头太过舒服了,年轻人竟然一个劲的往喻文州身上蹭,眼看鼻尖都快蹭到喉结处,整个人都要扑进喻文州怀里去了。


  03.

  游走过无数国家,穿梭在陌生的城市里,黄少天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在凡间留到现在。他活了几千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遇到过。凡尘里的花花世界,对他毫无吸引力。早在信息时代全面覆盖的天界里,凡间的这些东西,都在神坛上有科普。众仙家只要下凡办事,便会不断地在神坛吐槽。早年觉得新奇的东西,现在都变得索然无味。

  和喻文州的偶遇,被黄少天归纳成了冥冥中注定的。怕是说给仙友们听,都要嘲笑他了。凡人才将所谓的冥冥中自有注定、直觉、心灵感应这些词汇挂在嘴上。这些玩意儿在众仙家眼中都是无稽之谈,有些事情的发展确实是他们在编排,而有些事情却是三界本身的大定律使然,就好似他们永远没办法算出自己的未来,即使位列仙班,也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面临什么。

  只是看到喻文州的那一眼,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了所谓牵引,所谓一眼万年的情怀。大概是位列仙班的迷之自信,黄少天看不透喻文州的想法,固执地认为这个人就是他的真心人,看不透彻,亦算不出来。对于喜欢的、想要得到的,黄少天从来都是主动出击的。他故意坐在了喻文州的身侧,佯装出来的疲惫,频频点头瞌睡,不经意地倒向他的肩头。见当事人没有明显的抵触,竟生出了几分得寸进尺的心思,一个劲地往人怀里钻。喻文州看不见的地方,黄少天嘴角牵扯出一抹符合他皮相年龄的坏笑,眼中却闪烁着孩子偷吃到糖时候的光彩。


  “终点站到了,请各位乘客带上你的贵重物品下车。”车驶进了汽车总站,最后几个乘客都下车了,喻文州却不为所动。黄少天眯着眼睛,一副不知今夕何年的模样,惹得喻文州有些想笑。本意偷占喻文州便宜的人,没想到这人肩膀会如此舒服,最后真靠着他睡着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肩膀上一大块湿湿的痕迹,一向能说会道的他竟也语塞了。

  “那个……”黄少天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与喻文州对视了,他故意伸手挠了自己的脑袋,眼神飘到了其他地方,“不好意思,今天有点累,想着要坐到底站便放心了打起了瞌睡,没想到瞌睡到你肩膀了,造成困扰很抱歉。啊,你是不是因为我……坐过站了,这都到底站了,我记得基本上倒数第二站就都下车了,很少有人到这边吧。诶,我现在说打车送你回去像不像怪蜀黍啊,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加个微信,你自个儿打车回去,到了微信我一下,我给你发个大红包。”

  喻文州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是个小话唠,他想,这大概就是书上写到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了。”以往他身侧也有闹腾的小孩儿,会缠着他吵闹个不停,虽说以他的性子不至于嫌烦,但是耳侧一直充斥着聒噪声,也不会觉得开心。偏偏眼前这个年轻人,眉飞色舞说个不停的样子,意外的好看。喻文州安静地等黄少天说完,“不用了,我也住在这附近。大写Y,wz210。”喻文州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啊??微信!!!”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转瞬便掏出手机加了好友。

  喻文州的微信昵称是单字“喻”,黄少天直接将好友验证发了过去,“你的神仙葛格已上线,黄少天hhhhh”


  喻: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喻:

  流口水的神仙葛格^_^ 喻文州。


  黄少天:

  ………


  黄少天:

  不提这件事我们还能好好处对象(不是


  黄少天:

  大兄弟啊,对不住了,有机会一定好好补偿你!你想怎样都行,咱别再提这事了,就让他随风而去吧。[尔康手.jpg]

  ……

  ……


  04.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发展没有爱情故事里的轰轰烈烈,却透着“岁月静好,与君到老”的刻骨铭心。

  早在动凡心的时候,喻文州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天条上轻则开除仙籍,不过是警示众仙家罢了!允许神仙眷侣的存在,大概是天帝当初最大的让步了!仙凡绝恋,怕是迎接他们的只有灰飞烟灭了。

  喻文州把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听起来很悲观,当事人却觉得像是浸泡在了蜜罐子里。喻文州不想因为自己的特殊,给黄少天带来困扰。他努力让自己更像凡人一点,为了掩饰长生不老,他每天都在化形,让自己慢慢变老。以往在天界的时候,不知今夕何年。如今却把所有特殊的日子都记在了心头。人世间谈恋爱、小两口生活该做的事情他一件都没落下。约会看电影,电影院里的小动作。凡间流行的求爱方式,摩天轮的传说,教堂里庄重的结婚仪式,蜜月旅行等等。喻文州携着黄少天,从青葱岁月走到年逾古稀。他想把尘世间最好的一切都捧到黄少天的跟前,看他笑,陪他闹。


  今年的2月8日是喻,黄二人的金婚纪念日。犹记得当年两人在公交车上的邂逅,微信上字里行间的暧昧,到谈恋爱确认夫夫关系,再到如今,结了婚的第五十个年头。两人的感情并未因为时间变淡,反而愈发的甜腻。那日黄少天趴在喻文州的肩头,那张看不出年龄的娃娃脸上,也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头顶更是白发尽显,精力却不减当年,活脱脱就是个老顽童。他在喻文州的耳侧絮絮叨叨着,“文州,你这肩膀可是咱两的定情之地啊,得好好保养,来,让小老头帮你按摩按摩。”黄少天想到一出是一出,上了年纪,反而更加没的消停了,没捏几下又盯上了喻文州的白头发了。“我说文州啊,你看你头顶的白头发,怎么比我多这么多?是不是因为你前些年一有白发我就替你拔了有关啊。”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下手拔了一根喻文州头顶的白发,“之前总是听说,白头发啊拔一根长十根,拔不得。当时还不信,现在看你满头白发,忽然觉得有些道理了。不然怎么你比我多这么多呢。文州啊,一定是你对我太好了,老天爷都舍不得我先你而去,让你一个糟老头子孤孤单单地活在世上。”

  不仅仅是喻文州,黄少天也是在把每天当最后一天过。起初黄少天暗自琢磨着,他可能随时会被抓回天庭,开除仙籍。说句实在的,黄少天一点都不在乎所谓仙籍,不过是贬为凡人,经历生老病死、六道轮回罢了。比起这些,他更担心喻文州受到伤害,担心历史重演,天兵天将强行将他带回天界,隔绝了他和喻文州,一如几千年前的七仙女和董永。只是几十年过去了,他们却相安无事,怕是他随时都要面临灰飞烟灭的境地了。只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性子掩饰了他心底的焦灼。他希望,若真有灰飞烟灭一天,也要在陪喻文州走完这一生之后。

  只是两人尚未等到灰飞烟灭,却迎来了天界一年一度的蟠桃盛会。


  05.

  “你去凡间这么久,天帝竟然没找你事儿?”

  “张佳乐,我看你找揍。不过说真的,我也有点纳闷,这么久啥动静都没有。搞得我心慌慌的,简直是每天都在当最后一天过。不过也无所谓了,媳妇儿阳寿也就那么长,能让我在他走了再灰飞烟灭我也认了。说句矫情的话,就是他对我太好了,我舍不得留他一个人在世上。”

  “啧啧,赶紧打住,总之有需要兄弟随时在。卧槽,忍不住爆粗了,年年都参加蟠桃会,还是头一次看到北天庭两位传奇人物同时出现啊。张新杰我见过,他身边那位应该就是喻文州了。走呗,一起过去打个招呼啊。”张佳乐尚未注意到黄少天的不对劲,不远处喻文州和张新杰说了几句便朝他们走来了。

  “看到个熟人,我过去打个招呼。”喻文州说的从容,步伐上的急促却未逃过张新杰的眼睛,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位年轻人。

  “少天你……”喻文州欲言又止,黄少天更是二话不说抓住喻文州的手腕,便将人拽走了。张佳乐当时脸上的表情可是丰富急了,一脸懵逼到心下了然。他想,他大概知道了天帝为何一直放任不管,和黄少天没有灰飞烟灭的原因了。张佳乐也是调皮,他对着不远处的张新杰,抬起双手,左右手的大拇指相互触碰了一下,挤眉弄眼地瞟了一眼喻文州和黄少天离开的方向。

  “喻文州,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走过来的架势就像来找我干架的,你这副文绉绉的样子,一副要算总账的样子走过来?真要算账也是我来找你算,我可是第一天加你微信就告诉你我是你的神仙葛格了,我可一句谎话都没说啊,你呢,你呢?” 黄少天越说越来劲,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喻文州。“人间五六十年,我以为自己找了个凡人谈恋爱,现在特么的告诉我和我一样是神仙???我每天提心吊胆,担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灰飞烟灭,还要处心积虑地每天让自己老一点点,我图个什么啊?不过就是隔着一条天河而已,每年还有一年一度的蟠桃盛会,过去几千年,你特么去哪鬼混了????”

  “那少天愿意让我弥补这鬼混的几千年吗?同样用时间来弥补,时限是永恒。”喻文州也说不清在天界偶遇黄少天的那一瞬是什么感受?只是黄少天劈头盖脸说了一堆话,最后那句却拂去了他心中所有杂乱的思绪。是啊,无论是神仙还是凡人,他们爱着的一直只是对方这个人。天界,人界,又有什么所谓呢!

  “就你爱耍浪漫,人界五十年还没浪漫够吗?赶紧的,蟠桃盛会结束后,和我一起去月老那把这婚结了,神仙眷侣的证件据说是咱们天界无数证件里含金量最高的了,我是说神仙眷侣那四个大字,是真金啊!”

  “好。”喻文州凑近黄少天耳侧低语道,“宝儿,比起害羞,耍宝的你更……可口。”

  九重天上,蓝袍黄衣相拥而立,连这瑶池仙境都稍显逊色了。


  后续:

  “瀚文呐,你这劣童,切记下次不可在我不在的时候乱动这些红线。少天和文州这俩娃,就因为你这个结,愣是错过了几千年。”月老庙中,白发老翁有一句没一句地数落着一旁端坐着的小仙童。

  而一旁垂着脑袋的小仙童偷偷看了一眼白发老翁,见人并未盯着自己便微微放松了一直挺立着的后背,还朝着不远处整理红线的小仙童挤眉弄眼,也甚是可爱。

  -END-


  梗来自微博上两个妖怪处对象的故事+加一张“我们神仙不和凡人谈恋爱”的微博配图,又找不到出处了呜呜呜

评论 ( 36 )
热度 ( 720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