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潜规则 07 (娱乐圈,经纪人喻X大老板黄)

群里双十一的活动,联文聊天体,本来想着双十一搞个“虐狗”的活动,没想到组合这样的形式反而限制多了,参加的人并不多,不过无所畏惧,福利正常发啦,我们也没有忘记这个事情!hhhhh特特的点子,还要甩锅让我来负责发名单,略略略,懒死他了哦!

以下四个人,一周内将地址私戳我即可。

 @二哈备考ing 海报组(喻)+抱枕(黄)

 @三千泪尘 七夕心形徽章(喻黄)+结婚证

 @央夏说她要码字了  @HHHHHb 喻黄无料本《非典型甲方乙方》+小镜子

=====================================

然后感觉自己要瞎了,更新完赶紧去睡觉了,明天必须睡个天昏地暗了!

前文回归戳↓↓↓

潜规则 01  潜规则 02

潜规则 03  潜规则 04

潜规则 05  潜规则 06

=======================================

  张新杰交替地看着镜头外卢瀚文的演绎和镜头里的画面所展示出来的效果,观察着方才指导卢瀚文需要注意的几处细节,神情、眼神是否到位。而黄少天则是紧紧盯着镜头里的屋顶,神色从开始的新奇变得有些复杂。镜头中,悬挂在屋顶晃荡着的长木头正以一种奇怪的角度逐渐倾斜,明明听不见声音,却感觉捆着它的绳索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响,一晃一晃地扰得人莫名地心烦。黄少天刚准备指给张新杰看,便看到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了镜头里,一声卢瀚文让他瞬间反应了过来,那根木头并非有意那样布置,倒更像是现场事故。黄少天行动快于意识,尚未等张新杰反应过来,他的身子像是离弦的箭,整个冲了出去,他和喻文州几乎是前后脚抵达卢瀚文身侧的。喻文州一把推开了卢瀚文,身体因惯性往前倾倒,来不及再挪开步子。在木头即将砸向他脑门的那一刻,黄少天单手搂住了喻文州的腰部,将他整个人拉向怀里,两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往另一侧倒下去。

  “哐当——”

  “嘶——”

  倒地的那一瞬,喻文州第一次觉得这么无力。他想拉一把黄少天却借不到力,他不清楚他们两是以什么样的角度倒下去的。有那么一瞬,他甚至不敢呼吸,整个世界只剩下木头砸下来的声响和黄少天低沉的抽气声。

  黄少天觉得他把他这辈子的运动细胞都耗在了这里,灵敏的反应,最快的速度,刚好避开木头碰撞的落地点。只是倒地的那一刻,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他下意识用另一只手撑了一把,手肘摩擦地面,又承受了两个人身体的重量。手臂上灼热的疼痛,黄少天咬紧牙关才忍住没有惊呼出声。

  喻文州第一时间便脱离了黄少天的怀抱,转身将黄少天扶起,半搂住他的肩膀,让他的身子有个倚靠,继而将人慢慢扶起。看着黄少天咬牙皱眉的样子,喻文州心里百味陈杂,本身心中滋生的淡淡的情愫,好似遇到了催化剂,不断地发酵、膨胀。喻文州尚未开口说话,离他们最近的卢瀚文反应过来后,猛地扑了过来,又紧急刹车在了黄少天面前,紧紧盯着黄少天的手肘,想去触碰,又害怕碰疼他,“黄少,哪里疼?手臂?腿?有没有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摔坏了?你别憋着啊,哪里疼你说出来。对了对了,先送去医院检查检查,做个全身检查什么的,不不不,我跟着你去,亲眼看着你检查完了我才放心。”

  “发生这样的情况,很抱歉。司机已经在门口等了,先送黄总去医院检查一下。我把这边的问题处理一下,晚点去医院和你们会和。”张新杰对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说道,伸手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以示安抚。

  疼痛有了缓解,黄少天觉得手肘并没有刚摔的时候那种火辣辣的疼了,看着卢瀚文担心的要哭出来的表情,反而觉得有些不忍心了,“没什么大事,多大人了还打算哭鼻子?这边可是很多双眼睛看着你啊,以后红了都是黑历史,被曝光后你知不知羞啊。好了,在这边等着,看你的黑眼圈,趁着下午好好休息,检查完了我让你喻哥电话你。你看,手臂灵活着呢!嘶——”黄少天随意摆动了两下手臂,扯到摔伤的地方,依然是疼到心尖。

  喻文州尽量避开了黄少天的伤口按住了他的手臂,“别瞎胡闹。”继而对着张新杰和卢瀚文道,“我陪少天去检查,你们两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好好休息,这段时间工作强度、密度都很大,是该休息一下了。少天没什么大碍,我们直接酒店会和吧。”喻文州的话,卢瀚文也许不懂,但是张新杰听明白了,喻文州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些埋怨了。


  现场事故本身就不可控,严谨如张新杰,做到的也只能是尽量排查,尽可能缩小事故的可能性。张新杰想喻文州怨的更多的也许是瞒了他黄少天过来的事,偏偏还出了这样的意外。同学四年,相识十几年,张新杰还是低估了喻文州。从业这么久,喻文州又岂会因为今天这样的意外去怨张新杰呢,他更多的是怨他自己。如果他再快一点……或者再强一点就好了。


  从片场到医院的这一路上,喻文州情绪一直有些紧绷着。两人认识这么久,黄少天大概第一次看到喻文州情绪如此外露,却又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在生气。黄少天试图抬手安慰一下眼前这个人,却被喻文州一个眼神给阻止了,黄少天有些委屈地回瞪了一眼,把一旁给他上药的小护士都看笑了。“好了,没什么大碍,这两天注意不要碰水,按时换药。”

  “诶,耍帅那个一时爽啊,治疗过程火葬场啊。”乱七八糟的一句话,硬是被黄少天说的押韵了。“你们说说,本来就是手臂受伤,洗漱不方便,现在还不能碰水,这岂不是连澡都洗不成了,难道我得脏兮兮地过小半个月,真请个女护工,我这么一个年轻小伙子,也怪不好意思的啊。请个陌生男人擦身子,这得多尴尬啊。心疼自己!”

  “我看你朋友挺细心的,注意事项比你问得详细多了。让他照顾你一段时间咯,有助于感情深温。”小护士边说边将药品都递给了喻文州。

  “谢谢。”喻文州听着两人的对话,神色比起之前,舒缓了很多,黄少天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想喻文州对他应该也是有好感的。片场那根大木头砸下来的那一瞬间,他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想他活了小三十年,第一个让他这么义无反顾的人,大概就是喻文州了。偏偏他连喻文州何时走进他心头的都不知道,可能是谈及当年那场记者会的时候?也可能是模拟试戏咬上他肩头的那一刻?又或者是他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明明认识的时间不长,相处的时间更是不值一提,偏偏就孽根深种了。

  黄少本想借着护士的话茬去逗一下喻文州,没想到眼前的小护士不仅配合了他,甚至还推波助澜了,反倒是黄少天自己输了气场,心里小九九太多了,反而不敢去直视喻文州的眼神了。

  护士离开病房后,喻文州淡淡的声音漾在黄少天耳边,“下次别这样了。”有疼惜,有无措,甚至还有着一丝害怕……

  喻文州表达的意思黄少天自然明白,他忽然抬头紧紧盯着喻文州,仿佛要把他看穿个窟窿来。过分锐利的眼神,忽然让喻文州心里产生了矛盾。他很欣赏黄少天,每次看他黄少天那双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睛,他就觉得,这个人啊,会发光。偏偏这双眼神盯着他的时候,他又有些抗拒。没有人喜欢在他人眼中无所遁形的感觉。

  “先回酒店吧。”喻文州有些僵硬地打破了两人间奇怪的气氛,掏出手机正准备联系张新杰、卢瀚文的时候,黄少天在他身侧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你喜欢男人?”

  喻文州脚步一顿,“一直不知道少天也有这么八卦的一面?”喻文州模棱两可的回答忽然又让黄少天觉得看不透了。只是两个谁都不知道,与此同时,远在片场的张新杰和卢瀚文之间,发生了一场怎样的交流。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了?”与其说张新杰在问卢瀚文,倒不如说他是在向卢瀚文阐述一件他观察到的事实。

  “啊?喻哥他……”卢瀚文有些诧异,却连他自己都理不清他诧异的点在哪里?张新杰也有八卦的一面?还是单纯地惊讶这句话?又或者是……

  而张新杰却仿佛洞察了他的想法似的,继续道,“喻文州喜欢男人,很在乎黄少天。”


评论 ( 10 )
热度 ( 667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