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约炮约到竹马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前段时间好忙好忙,现在终于又把手上一部分工作交还给组长啦!安心地上班摸喻码字!

以后再也不要一个多月不更新了,一开始那两千字写写改改,改改写写,根本不敢写小短篇,就用了这样的形式啦~就算忙死也要每天写几百字练练手,写点小段子存着也好~

一直没更新,还经常收到小红心小蓝手,矫情的谢谢大家还一直关注着我!么么扎!

今天又去翻了翻原著,搜了一下“短信”,我喻黄甜的真是不要不要的,两个大男孩看个比赛短信发个不停哦~~~哦~~~哦~~~~

梗的出处,放在文末了~特特艾特我的梗,嘿嘿。然后就一起码字啦~一梗多用,还有帝都1016的那个展子,到时候约约约啊~

=================================

  一、

  大一那年,黄少天弯了,自己掰弯了自己。

  直到他研究生快毕业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处男。而他最大的梦想不是功成名就,也不是腰缠万贯,而是找一个合他口味的男孩子,干一个爽,让人家在他身底下哭哭唧唧,喊爸爸!


  二、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研究生毕业的那年,他微信摇一摇,约了一个长相斯文,性格温和的本地人。


  三、

  黄少天的这个微信,是他下定决心要摇一摇约炮的时候重新申请的,头像简单粗暴,大写的“约”字。

  而喻文州的头像恰巧是中国象棋里面的“炮”,昵称:鱼。


  鱼:

  约?


  约:

  约约约,时间地点你定。


  四、

  喻文州的微信是他常用的,朋友圈发布了一些他节假日出去旅游的照片。白白净净地,笑起来很好看,黄少天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约炮对象。

  简单地询问了,朋友圈的照片是不是本人。还文绉绉地赞美了对方。在对方三言两语下便把自己的照片交换出去了。

  喻文州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心里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打小逗弄他的竹马还学会匿名约炮了。换一个角度想,自己打小喜欢的竹马,竟然也弯了,当年他可是声名在外的黄宇直。


  五、

  黄少天有些娃娃脸,从小到大没什么大变化的地方也就两处了。一是那张说个不停的嘴巴子,二是那张难辨年龄的脸蛋儿。

  而喻文州变化却是极大的。小时候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不见了;那一头总是被长辈调侃“痴人呆头发”的一头厚厚的头发被打薄了;小时候呆呆的神情,现在变得温和,又有些精明,顶着凡人驾驭不了的中分,吸引了众多学姐学长、学弟学妹们的青睐。

  而自己一直暗恋的小竹马,也认不出他了。

  喻文州想着,小时候欠下的债,是时候让他现在还了,也是该好好“教他做人”了。


  六、

  约:

  xx区xx路28号 xx宾馆  周六晚上7点?


  鱼:

  宾馆不干净,看你面相也不像不干不净的人,周六晚上直接来我这。地址:xx区xx路81号


  约:

  哦……


  黄少天看着离自己学校不远的地址,心里百感交集。

  这么近,万一遇到熟人就尴尬了!

  那片居民区,应该蛮多校友租房的吧?

  错过这一次可能很难遇到这么一个对胃口的了吧!

  偷偷藏在衣柜深处的那些玩意儿,该不会等着过期吧????

  学校这么大,就算真遇到也不见得是认识的!

  ……


  七、

  黄少天如约去了喻文州给的地址。

  喻文州真人和照片上差距并不大,甚至比照片更好看点。

  黄少天站在玄关处换了鞋,换上平底鞋,忽然觉得肩膀比人家矮了点。2cm的差距并不明显,偏偏黄少天计较了。他平时看小说或者片子都会下意识地过滤掉矮攻这样的设定。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美人儿有点吃不下去嘴了。

  他有些奇怪地看着喻文州,支支吾吾半天,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却再也没给他机会开口。


  八、

  黄少天没有一点点防备地被上了,偏偏他还觉得很爽。

  次日,他趁着喻文州还没醒偷偷离开了。昨夜晕晕乎乎的时候,喻文州帮他清理的很干净。他想,他的第一个炮友,肯定是个体贴的人,床上床下真是判若两人,果然人不可貌相。黄少天本来也不过是想来一次爱得初体验,只是他原本的打算,就是理论联系实际,等约炮对象进房后,他立马关灯,脱裤子,上,穿裤子,走人。

  现在程序也差不多,不过是被上罢了!

  黄少天可耻的不想去回忆,他离开的时候有那么一丢丢留恋喻文州的肉体。


  九、

  早在黄少天起身的时候,喻文州便清醒了。黄少天在房门口停留的那一会,他自然也感觉到了。旧识非但没有认出自己,还用完就扔。喻文州琢磨着,这新仇加旧恨,上一次可还不清啊,来日方长啊。


  十、

  一个礼拜下来,黄少天都没办法好好调整自己。隔三差五还会在微信上聊聊天,一来二去地,连手机号都交换过,但也仅仅止于手机号。而这段时间,喻文州那张小白脸在他脑中挥之不去,晚上还会来扰人清梦,黄少天只能认命地第二天早上起来洗内裤,还得避开宿舍的其他人。


  约:

  周末约不约?请用一个字回答!


  鱼:

  嗯,你帮我从图书馆借几本书,我等会整理好书名告诉你。我手上还有几篇调研报告需要做一下。


  约:

  这么下功夫?行吧,那你等会把书名给我,我给你带过去。


  鱼:

  你也可以带点功课过来,免得一旁等的无聊。


  黄少天心想,这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玩起情趣来还真不得了。连场景布置都有模有样,还非得让他去借几本书。还带点功课去做?搞笑哦,我是去约炮的,又不是去学习补课的。这种时间,带着功课去岂不是浪费光阴????

  偏偏那天喻文州还真是做了一晚上调研报告,黄少天干坐在一旁,好不容易等到喻文州写完调研报告,收拾东西。而喻文州开口的一句话,听的他有些发懵。

  “谢谢你替我借书,最近和导师去研究院实习,都没时间去借书。今晚你睡那间房,都打扫干净了,被子也是干净的,房间有浴室,等会给你拿睡衣。”

  “就这样???”

  “不然呢?”

  “晚安,不用睡衣了。”

  黄少天真想“嘭--”一声甩上房门,用行动发泄自己的不满。他不敢,他怂了,在别人家,还是炮友家里,他还真不敢这么放肆。最终只是平静地和喻文州道了句晚安。


  十、

  连黄少天也想不通为什么喻文州的手机号没有被他拉黑。这样的约炮对象他是拒绝的,他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上他那个约炮专用微信了,说是约炮专用,倒不如说约鱼专用。在他以为和这个炮友关系已经结束的时候,喻文州电话联系了他。

  那天他带着同专业的小师弟在实验室做调研,忙的不可开交。手机随意地扔在了桌子上。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

  来电:性冷淡

  卢瀚文盯着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不知道该不该叫黄少天接电话。正的黄少天听到铃声走过来的时候,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时,他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对卢瀚文道,“10086的,总是催话费,早晚得性冷淡!”

  卢瀚文心想,学长你一直用的电信号码啊!


  十一、

  喻文州晾了黄少天一晚上,他一口气憋着难受,就全部发泄在了手机号备注名上了。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接到喻文州的来电。

  黄少天刚准备拿着手机去走道回个电话,便收到了短信。

  “前两天微信你,你没回。就给你打电话了,周六约,还是来我住的地方。帮我带几本书过来,《XXXX》、《XXXX》,你也可以把功课带过来,下午就来吧,事情有点多。另外,有惊喜哦^_^”

  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欠了他的,从约炮到现在,就爽了一次,就是一次,是字面意思的一次。一开始以为是对方体贴,现在想来打从一开始就是折腾人啊。现在除了写报告,做功课,还是写报告,做功课。

  黄少天吃了上次的亏,这次将自己的调研报告也带过去做了,正好借的这两本书也能用得上。他想,整个世界都不会有人像他这样,遇到这样一个异类的约炮对象吧。连随便摇一摇,摇来的约炮对象都是学霸,还是个刻苦的学霸。人生永远比电影精彩啊,一般的编剧能想到这样的桥段么。不过说实话,黄少天对最后的惊喜还是有一点点期待,只是那个表情看的他有点瘆得慌。


  十二、

  “叮咚--”

  喻文州打开门大方地接受着黄少天的审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颓废。头发乱糟糟地堆在头上,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的T恤有些褶皱,目光呆滞,极力地营造了一种多日宅在家里熬夜赶报告的颓废感。

  “不好意思,研究院的实习最近比较急,麻烦你周末还给我送资料。家里你熟悉,你自便。”喻文州说完便进了书房。

  开门那一瞬间,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盯着喻文州的背影,不断地回忆着他从小到大认识的人。

  “我靠!!!”黄少天跑去书房,看到便是喻文州坐在书房的沙发椅上,手抓了几把乱糟糟的头发,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像……黄少天搜索了一下脑内的词汇,也只想到用鸟窝形容了。这样的喻文州,还真和他的小竹马有些重合了。只是想起之前相处过的那个文质彬彬的人儿,黄少天又有些不确定了, “喻文州?”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侃黄少天,就被黄少天先发制人了,“我靠,你他妈故意整我呢?劳资这张脸化成灰也没同学朋友会不认识,你倒好,上了不说,还整天拿我当跑腿,我和你说,喻文州咱们梁子结大了。”

  喻文州也不着急,慢条斯理道,“本来第二天醒来打算给你一个早安吻温情一下,然后来个老同学相认,水到渠成告个白,没想到你直接给跑了,明明爽完甩屁股走人的是你,现在到怪起我来了。”喻文州见黄少天张嘴想反驳,“你先别急,我打小就知道你能说会道,现在先听我讲完行么?”喻文州一向擅于揣摩人的心理,而黄少天是他暗恋了十来年的对象,他怎么会抓不住黄少天的心思呢。“你也知道,有些机会一旦错过了,就很难找到合适的时间了,而我努力让我们来的相处更接近情侣一点,书中不是经常会描述在校大学生周末一起复习看书学习的场景么?我从来也没喜欢过别人,没想到我们是再这样的情形下重逢的,现在理论联系实践做的不到位,以后会在实践中积累经验的。”


  十三、

  在黄少天记忆中,从来不记得喻文州话这么多。也正因为如此,他被喻文州的长篇大论忽悠的一愣一愣地。喻文州的嘴角眉间的风采,还有他现在的处事手段,与以往相差太大了。几乎要抹去他记忆中那个小竹马的样子了。以前觉得他呆呆的,有点萌,又是一副任人欺负的模样。如今也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却让人不敢轻易去挑衅。

  喻文州的出现,将黄少天的思绪拉回了中学那段时光。

  他们这一代人,因为网络时代的发达,本身接受的文化就比较开放,知道的东西也多。明明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聊得话题却连成人都听得脸红心跳。黄少天更是毫无节操,时而调侃调侃同学,时而捉弄捉弄自己的同桌,和同性朋友之间相处更是毫无下限。有些腐女同学总是调侃他会找个男朋友,他总是坚定地告诉人家,他是宇宙第一直男。回头又和他那个呆呆的,看起来任人欺负的同桌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甚至毫无节操地要求和他一起体验一下初吻的感受。

  黄少天想着想着,忽然就笑出了声来,说起来,喻文州的初吻早就被他夺走了。现在想想,自己的初夜给了喻文州,好像还真有一种“自己种的因,自己尝苦果”的感觉。只是无论是当年的黄少天,还是现在的黄少天,能和喻文州有这样的关系,在他看来并非苦果,反而有点甜。


  十四、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后来,黄少天知道了喻文州便是导师一直夸赞的那个“素未谋面”的学霸师兄。

  再后来,卢瀚文无意中说漏了黄少天带他的时候,接到过一个来自“性冷淡”电话。

  就“性冷淡”一事,黄少天被迫与喻文州开展了一次紧急的家庭会议,黄少天永远都懂的如何先发制人,奈何功力还是不够深。

  “学霸师兄,你先别说话。我来开头,你说你总说早就喜欢上我了,你为什么还要微信摇一摇约炮,你这是典型的精神出轨。即使我们当时没在一起,但是你也说了,你是喜欢我的,你对于爱和欲作何理解?”

  “少天,当初我是不是只给你发了一个字,约?”

  “对啊,你问我约不约,我说行啊,三言两语地就和我交换照片,约上了,还只那啥了一次!”

  “冒着被家暴的危险,我想澄清一下,当时只是单纯地想吐槽你的头像而已。”

  “我靠,中国象棋那么多棋子,你偏偏用一个炮?微信随便摇一摇打的招呼,头像这么简单粗暴的约?你还去打招呼?你和我说你没想约炮,你当我三岁小孩呢?摸着你的良心问问自己,你这张老脸该往哪里搁?”

  “当时觉得你挺逗的,正好你提起了照片,就多嘴唠了一句。话说回来,趁着家庭会议,这一点也得说一下,少天网络安全意识太低了,陌生人三言两语就能把你照片忽悠过去了。”

  “切,你一个真人照片随便放朋友圈,还大胆地随便和摇一摇的陌生人约炮,还想着教育我人生安全呢?再说了,以你A大才子的身份,你就不怕我曝光你?A大才子喻文州热衷微信约炮,喜好独特,疑似有点性冷淡,一夜一次就算了,后续的几次还讲正经写报告看功课?”

  “呵呵,你见过约炮的大学生到处宣扬约炮对象?是不是性冷淡你不是最清楚么?”本来黄少天准备了一大段话去教育喻文州,现在却被后半句噎的说不出话了。

  “男朋友越来越懂的看人眼色了,这不还没动用特殊手段就知道闭嘴了。”喻文州意思意思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凑近黄少天耳边道,“少天,我们之间的债算不清了。比如……书橱里的那副眼镜。”

  “……”

  “用一辈子来慢慢算吧!小学霸。”


  尾声、关于眼镜

  初中的黄少天,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尖子生。考试成绩从未掉出过年纪前三,偏偏也是让老师们头疼的学生,只是成绩摆在那边,老师对他也有了很多纵容。

  比如说,黄少天从小爱说话,上课老师在讲台上说,他在下面嘀嘀咕咕说个不停,周围的同学不理他,他就自说自话。而最倒霉的便是他的同桌了,那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喻文州。

  正当黄少天说的起劲的时候,老师点名了。“最后一排靠窗位置,戴眼镜的同学起来回答一下问题。”

  从来不会忤逆老师的喻文州,没站起来,也不吱声,直接将眼镜脱下来,推到了黄少天的面前。黄少天是典型的“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拿起眼镜架在了鼻梁上,回答了老师的问题,临坐下时还给老师做了鬼脸。

  原来同桌的眼镜是平光镜啊,同桌不戴眼镜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不呆,萌!


梗出处:

YP梗     

眼镜梗

评论 ( 31 )
热度 ( 832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