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我的两个补习老师居然是基佬?!!(下)

【喻黄】我的两个补习老师居然是基佬?!!(上)

前文↑↑↑

==========================

  卢瀚文被喊去办公室谈话了。

  “明天让你妈来一趟,考试不好好考,罚抄了就找人代写?学习不长进,小动作倒是越来越多了。找人代写你倒是找个字好看点的啊,这样的狗爬字,都快它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了!”卢瀚文低着脑袋,越想越纳闷,那天抄完古诗文,简单地背了一遍就很晚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写完后直接被他揣在书包里了,也没想到好好检查一下。黄少天的字他是看过的,很好看,而且模仿能力极强,何况黄少天还经常把他的一手好字放在嘴边炫耀呢。难不成喻文州字差?看他长相气质,怎么都无法想象他是一个字很丑的人啊!书法老师不是一直说字如其人吗???

  “老师,我错了,能不能不请家长。书上要求背诵的我都掌握了,罚抄是以防万一,万一有错别字……要错一罚十……所以找了学长帮忙抄了!”卢瀚文平日里给老师的印象很好,学习刻苦,有上进心,平时参加学校举办的业余活动也能拿奖。当初刚进重点班还是倒数,短短一两个月名次已经到了中上游,何况他这次语文成绩进步算是很大了。

  这次谈话,老师本来就没想多为难他,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而此刻卢瀚文的态度也很好的取悦了老师。最后让卢瀚文在办公室默写了两首古诗,和一段文言文,最后批改下来也全部正确。临出办公室的时候,老师还特意照应了,“卢瀚文啊,以后你所有语文作业我都会挑出来好好看的,别再搞这些小动作了,回去上自习吧。”

  卢瀚文心想,他这是被特别关照了吗?刚刚看本子的时候,那本还真是喻文州写的,卢瀚文一边走,一边嘀咕道,“去他妈的字如其人啊!”

 

  卢瀚文回到教室就拿起手机给黄少天发了微信。


  瀚文:

  我靠!喻大帅哥的字这么丑,你怎么不告诉我???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人生第一次因为字太丑被发现是代写啊,生无可恋了!还被老师特别关照了,我简直可以想象我以后初中生活多么可怕了!我们语文老师被称作一中鬼见愁啊!


  黄少:

  [黄豆微笑]


  瀚文:

  ????????????

  你不是黄少吧????


  黄少:

  我是喻文州。

 

  卢瀚文怂了。他没有继续回复,直接把手机网络关闭了,假装不在线。

 

  原本今天喻文州说是有事,今晚不来补习,偏偏下午作文课的时候卢瀚文发现喻文州之前指导他的两篇作文好几处批注他都看不清写的什么。卢瀚文分不清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今天以前,喻文州除了作文基本不给他书面写什么,而作文这一块他也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偏偏今天他好几处都认不出来写的到底是什么。

  那天傍晚,他和母亲通了电话告知她有事要去下喻文州那边,放学后,便直接过去了。而那天喻文州请假就是为了和黄少天约会的。初冬的傍晚天黑的比较早,楼道里更是昏暗。卢瀚文闷头,走到楼道口便听到了细细碎碎的声响,便侧身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整个人下意识地缩进了墙角。

  黄少天强势地将喻文州压在墙壁上,有些发狠地啃咬这喻文州的唇,而喻文州并没有推开黄少天,反而一手扶在了他的腰侧,眼中甚至带着几分笑意,任由着黄少天的动作。而扶着黄少天腰侧的手也没歇着,隔着衣服摩挲着黄少天的腰,不经意地撩起了他的衣服下摆,试图将手探入他的裤子,被黄少天一手按住了。黄少天将头抵在喻文州肩头轻喘着。

  当晚看到的情景,对卢瀚文的冲击算得上是很大了。这大概是他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撞见熟人的小秘密,喻黄二人从来没在他面前做过什么逾越规矩的事情,如现在卢瀚文看到的情景,对他来说,尺度还非常大。即使在学校里也会撞见小情侣亲亲的戏码,但那也是亲亲而已,和黄少天他们相比,甚至连亲亲都算不上了,何况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是两个男人。即使卢瀚文想欺骗自己他们只是好哥们而已,他也做不到啊。

  卢瀚文轻轻地退到楼梯口,然后发疯似的一口气跑到了小区门口,他忽然有些庆幸,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吻得太认真,不然按照喻文州的敏感程度,也许就发现他了,他想到自己撞到这样的事情,还被当事人发现,就觉得有些微妙的尴尬!

 

  那日卢瀚文到家后想了很久,倒也不是他排斥同性恋,毕竟他们这个年代的小孩,初中生很多小姑娘也会看看耽美小说,也有玩的不错的女同学会当着他的面讨论这些问题,甚至还会问一些很有深度的问题。只是当时他觉得,那些只是小说而已,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卢瀚文那天出奇地安静,连卢妈妈给了他好几个担心的眼神都被他无视了。吃完晚饭又安静地走进房间去了,搞得卢妈妈都有些懵逼了,又担心儿子在重点班压力太大,熟不知是自己儿子发现了两个补习老师的小秘密。


  卢瀚文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我靠,我的两个补习老师竟然是一对。难怪平时形影不离了。难怪黄少隔三差五会穿一件和喻文州一模一样的衣服。”卢瀚文忽然想起前几天黄少天穿了一件衬衣,是喻文州上周五刚刚穿过的,当时只觉得是一起买的,现在卢瀚文觉得可能是同一件吧,他前桌的女生前段时间还和他讨论了男友衬衫的梗呢。

  卢瀚文想来想去还是不太好意思去面对喻文州和黄少天,想了各种理由想让黄少天他们这几天别来他家补习了,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他甚至有冲动去和他母亲聊一下这个话题。

  最终他还是敲响了母亲他们的房门,卢妈妈开门后对他说的第一句便是,“今晚看你不对劲,一直在等你和妈妈谈谈心呢!”

  卢瀚文的小脸因为她母亲的一句话可耻的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还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他最后小心翼翼地问了母亲对这件事的看法。反而是她母亲过分地坦然让卢瀚文震惊得眼睛都快瞪成桂圆了,那副可爱的样子完美地取悦了自己的母亲。

  直到很久以后卢瀚文都能清楚地记得母亲说的话,“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能够接受同性恋,这是人家选择的道路,而我选择尊重,就像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很坚强也很有担当,希望他们早日得到家人的谅解。但是……如果是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这么坦荡荡的接受了。”

  只是那时候在卢瀚文似懂非懂地眼神下,母亲答应了帮他去和喻文州他们商量一下补习的时间,然后便被催促着早点睡觉了。

 

  黄少天接完卢瀚文母亲的电话,整个人都笑倒在了床上。他觉得卢妈妈的电话来的有点突然,给卢瀚文请假的理由也挺牵强的。说是学校安排了补习和测验,怕卢瀚文压力大,让他们这边的补习缓缓。黄少天拉着喻文州一顿吐槽,他说,“你说小卢是不是被微信吓到了,不敢面对你了?没想到你在卢瀚文心中是这样的形象啊。哈哈哈哈哈哈太逗了。不过小卢的老师也有些夸张,竟然说你是狗爬字,想当年你也是草书拿过奖的人啊。”

  “那条微信可是你回的,净知道折腾小卢。”

  “当年我折腾你的时候,还没小卢呢?”

  “嗯?”

  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那句话蛮有歧义地,躺在床上踹了一脚喻文州。想起早年认识喻文州的时候……

 

  当年两人都在同一个书法班学习书法的,他们那个书法班出了很多在大大小小书法比赛上获奖的学生。最开始的时候喻文州的字写的并不出色,甚至有点难看,每次随堂的练习,也总是交不上,久而久之就被老师忽视了。那会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同桌,十几岁的男孩总是喜欢在同类面前炫耀炫耀自己,偏偏遇到了喻文州这样的温吞水,对黄少天爱理不理。当下黄少天气的就和喻文州说要比赛,看下次书法比赛上谁能拿奖?本以为喻文州肯定得拒绝,没想到喻文州回了他一句“如果你没赢怎么办?”当时黄少天都要被气笑了,特别拽地回了句,“随便你怎么办?”他在这之前就拿过省里面的奖,喻文州怎么好意思问他如果没赢怎么办?他怎么可能不赢???

  只是最后谁也没料到,年底市里面的比赛破例给了两个一等奖,一个是喻文州的草书,一个是黄少天的楷体。

  也就这么一次比赛,喻文州得到了他想要的。

  其实喻文州的字并没想象中那么丑,和黄少天打赌的那一年,他一有时间就折腾他的书法。比赛结束后,他又恢复了他的随心所欲,将好好的草书写成了自成一派的喻氏草书。好几次老师都和他说,平时的作业就算了,考试千万别这样写,不是说喻文州写的不好看,而且按照喻文州考试时候的手速,喻氏草书就成了狗爬字了,这样的卷子,没有几个监考老师有闲工夫去欣赏。后来甚至连黄少天都会嘲笑他好好的书法到他手里走了歪路,黄少天是这样说的,“好好的苗子,说弯就弯。”

 

  至于年少时的打赌,并列第一。黄少天当时以为这事算完了。没想到喻文州会在学校门口堵他。

  “少天,你没赢怎么办?”

  “我和你很熟?连名带姓喊我!我没赢你也没赢啊,你怎么做到理直气壮来问我的?你输不起就算了,现在打平手了你也来找茬啊!”

  “你之前说我想怎办就怎么办?”

  “我靠,你是不是非得缠着我给你个说法啊,好好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事完了以后咱俩别来往了,看你眉清目秀的,怎么像个赖皮!”

  “没办法不来往啊,我只想要你。”既然黄少天说他赖皮,他就干脆将赖皮进行到底了。

 

  当时他们都是初中生,他从来没想过喻文州追人追这么紧。每天都在学校门口堵他,最后还和他考了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现在两人还住在了一起。

  大家都觉得喻文州温文有礼,只有他知道……

  喻文州臭不要脸。

  这样想想,忽然也觉得挺爽的。

 

  黄少天躺在床上傻乐呵着,忽然对着身旁的喻文州来了一句,“喻文州,我喜欢你比你想象的要久。”

  “我知道。”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631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