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我的两个补习老师居然是基佬?!!(上)

这篇是点文……我仿佛好像大概也许很少开点文!……hhhhhhhh

然后这个人 @江南皮革厂因为不给帅比君诗一百块钱倒闭了 竟然在微信上强行点文……

理由还是为高三学子加油……这个理由我给满分!高三学子加油!

点的梗是……帮小卢补作业的天天和鱼鱼,因为字太丑被发现了

这个梗大概是告诉我们千万别找比自己字还丑的人代写作业233333

我稍微进化了一下这个梗……

设定:喻黄在读研究生,卢瀚文的补习老师。喻文州补习语文,黄少天补习数学

============================

  每个人年少时期总是会经历一些终生难忘的事情。于卢瀚文而言,大概是自己初中的补习老师了。

  卢瀚文从小在学习上就很上进,就读于G市最好的学校,也踩着分数线进了重点班。以往卢瀚文的成绩一直都能保持在班级前三,自从进了重点班,连续几次考试都几乎是垫底。这几次成绩也没完全打击他的自信心,最好的学校的重点班的竞争他还是很清楚的,学校也会定期组织考试,退步的会被踢出重点班,也会有新血液不断地注入。那次月考,卢瀚文看这自己的语文和数学成绩,心里很难过。放学回家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大哭了一场,最后红着眼睛对他母亲说,“老妈,我要补习,语文和数学!”


  自家小孩想要学习,做母亲的自然不会拒绝。卢妈妈通过同事介绍,认识了两个A大在读研究生,喻文州和黄少天。且不说A大本就是G市最好的大学,就光凭这两人的皮相,就在卢妈妈面前刷了不少的好感度。更何况同事说之前这两人给他小孩补习的时候还在读大三,补习效果很明显。现在成研究生了总不能退化吧。

  卢妈妈也是直爽的人,直接对着两人提了具体要求。“我家孩子也不是差生,主要是为了提升。现在在重点班,学习压力比较大。这几次考试成绩不理想,小孩没受打击还想着要补习,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会支持。本来想着找一个语文数学都可以的就好,后来同事推荐了你两,也就是你们师母。把你们夸上天了。好了,我们也不绕圈子了,都是熟人介绍的。每天晚上7点到9点补习,语文、数学各一小时,你俩是同学也是朋友,以前也有兼职家教的经验,时间上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安排。另外,兼职的费用我按照每人80元/小时给你们。如果合适的话,我们今天就敲定好,明天开始补习。”

  黄少天和喻文州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直爽的家长,以往不管是网上找的还是熟人介绍的,开口首先要看的就是证件之类的,防止被欺骗。今天倒好,对面这位看起来年纪不比他们大多少的母亲,开口将自己的要求和他们想知道的情况全部讲完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办正事的时候也算得上是喜怒不言于色的人了。既然是师母介绍的人,信誉上自然没什么问题。

  既然对方信得过他们,他们自然也信得过对方。双方敲定后,第二天便开始补习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是不好相处的人,卢瀚文呢,也是讨喜的小孩。第一天补习也说不上是补习,大概就是让双方互相认识一下。喻文州脾气温和,性格沉稳,卢瀚文对他的第一印象也挺好的,是个靠谱的补习老师。

  对于黄少天,他从小就是孩子王。和卢瀚文见面后,短短半个小时卢瀚文就和他称兄道弟起来了。卢瀚文不是死读书的人,偶尔也会玩玩游戏买买手办。黄少天看到卢瀚文书桌上摆放着当下流行的大型网游《荣耀》中的热门游戏人物夜雨声烦的手办后,两人就游戏这个话题讨论了半个小时,等喻文州看完卢瀚文的语文试卷后,就听见那头卢瀚文一会黄少,一会哥地喊得可欢快了。黄少天本身游戏就打的不错,这会忽悠起小孩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普普通通的两个补习老师自然不会令卢瀚文印象深刻了,可见日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二人体卢瀚文补习的过程里,并不如第一次见面这般和谐。期间定然是发生了很多卢瀚文意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黄少天分析一道数学题的时间,比喻文州分析两篇阅读理解的时间还长;

  比如,喻文州明明是补习语文的,却从来不见他当着卢瀚文的面手书;

  又比如,卢瀚文捧着他的G市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去喻、黄二人的小公寓报喜的时候,看到昏暗的楼道里黄少天强吻喻文州的画面。


  正式开始补习的第一天,卢瀚文便对补习他数学的黄少天老师有了改观。

  黄少天坐在卢瀚文身侧,简单地看了一遍他这次的考试卷子,喻文州则坐在对面翻看着他的语文习题册。而卢瀚文端正地坐在那边,小眼珠子却不断地游移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他觉得自己的母亲给他找的补习老师有点人格分裂,昨天明明不是这样的气场,怎么这会这么严肃。这边卢瀚文还在思想开小差,黄少天那头却已经开始分析他试卷上的错题了。黄少天见身边的小孩不专心,抡起试卷就敲上了卢瀚文的脑壳,薄薄一张纸,打在脑门上感觉并不强烈,却拉回了卢瀚文的思绪。

  “瀚文呐,学习要专注,我都讲了这么久了你思想还在开小差,喻文州脸上有花还是我脸上有草,让你这么盯着不舍得移开眼睛。好了,现在我们重头开始分析一下这道题,你认真听着,这道证明题啊你答题的时候思路就不对,审题不清,对于这道题涉及的知识点很不熟悉。现在我们先复习一下这几个知识点,把数学书翻到……”

  补习的第一天,黄少天单单一道证明题,从审题到分析重点,复习知识点,一直到卢瀚文能够独立解答这个问题,另外黄少天又额外给他出了几道习题。整个过程下来,比喻文州分析两篇阅读理解的时间还长。而对于今天的这道题,以及黄少天替他分析的知识点,无论日后考卷上怎么变着花样出题,卢瀚文都没有错过。

  很久以后,卢瀚文想起初中时候的这段补习经历,他忽然觉得,其实他后来也没花太多时间在黄少天所提到的这些知识点上,偏偏每一个知识点他都印象深刻,仿佛经过黄少天的讲解后就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了。后来他又仔细想了,大概不仅仅是他,无论谁听黄少天分析完一次题目后,都不想再听同一道题目第二次了,甚至连他提到的知识点都不想再听第二次了。不是黄少天讲的不好,反而黄少天每个知识点都分析的很到位,每道题目的思路也很清晰,无论什么难题到他手上似乎都变得简单了。但是黄少天分析题目的详细程度令人发指。每次有同学问道卢瀚文怎么攻略这些难题的时候,卢瀚文都会回答,“如果有个人分析一道数学题的时间比你攻略两篇阅读理解的时间还长的话,你还想经历第二遍吗?”


  直到很多年以后,卢瀚文见到黄少天都会对他说,“幸好你毕业后没有当老师,不然你的学生一定会恨死你,你知道为什么嘛?你一定会拖堂!话痨起来是魔鬼!”

  黄少天是魔鬼吗?并不是,喻文州处置他,才是杀人于无形,而且他还擅长借刀杀人,偏偏黄少天甘愿为那把刀!

  卢瀚文想,大概是从那次罚抄、代写事件开始,在他心中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对喻文州的认识!

  那次因为整个班级考试不理想,语文老师罚抄了整本书的古诗文,那次罚写简直是他整个初中噩梦的开始。

  老师的要求是这样的,将整本语文书上的古诗文,每篇抄3遍,可以不抄,不抄的明天来我办公室随机抽一篇要求背诵的段落的默写,错一罚十。

  卢瀚文见到喻、黄二人就开始狂吐槽。“古诗还行,古文不是得把我抄吐血啊!”卢瀚文一边说着来不及抄,一边担心明天默写万一错一罚十呢?黄少天从来都不赞成老师罚抄学生这样的行为。于是建议卢瀚文自己抄一遍,还特意知会卢瀚文抄写的时候用心点,说是抄一遍是为了加深记忆!另外两遍他和喻文州一人抄一遍,喻文州微微皱眉,最终也还是接受了黄少天的意见。

  只是当晚谁也没想到,第二天卢瀚文竟然因为罚抄古文的字太丑被发现是代笔了,还差点被请了家长。也许喻文州想到了,但他没有提出来!

评论 ( 15 )
热度 ( 510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