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竹马烦不烦 11-12(END)

前文戳这里~

01-04    05-06  07  08   09   10


本来标题是这样打的,【喻黄】竹马烦不烦 11-12(我好像完结了????),想想还是正经点打个END吧……

然后……我想说一下“心路历程”

之前为了生贺那个下划线外链可以有点开的惊喜,一直就没更新竹马……

其实几天前就把11章写完了,觉得字数有点少,就想着这周五连更两张吧……

然后,也不知道整天摸的什么鱼,12章竟然卡文了!然后觉得今天又要坑了,凌晨的时候又暗戳戳躺在床上手机码字了,大晚上特别有感觉,又写了一张,还觉得和打鸡血似的可以再写一章,今天三连更。然后今天写着写着忽然觉得可以把章节之间的卡位调整一下,每章字数多一点还是二连更吧,留一章完结章下周更新……

但是现在忽然发现……我仿佛可以完结了???但是我好多事情没交代啊卧槽!

大家安心看,我会多写几篇喻黄好好谈恋爱的番外!

所以我打END啦——

============正文=============

  11.

  连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点都不喜欢安静了。小时候总是拉着喻文州聊天,聊一些自己都完全不明白的东西,只知道无论他说什么喻文州都会坐在一边听着,他提出的大大小小的问题,喻文州也会耐心地解答。后来回忆起来,残留在脑海里的一些问题也都是喻文州随口胡诌的,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

  再后来,和喻文州闹了矛盾,冷战的这些日子里,他有宠着他的父母,有兴趣相投的同学,也有深交的朋友,这些人每次嘴上嫌他烦,却依然会在他的捣乱中听完他想说的话,只是再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能第一时间提炼出他想表达的东西。久而久之,黄少天也不愿意去费口舌了,只有到了兴头上才会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如今和喻文州面对面坐着,盯着眼前的饮料,久久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仿佛在这一刻丧失了说话能力,满腹话语涌向心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唇间还残留着那不到一秒钟的触感,有点酥麻有点温暖,黄少天想着想着,眼神又不知不觉地盯上了喻文州微抿着的唇。

  喻文州在黄少天过分直白的眼神下几乎要坐不住了。喻文州想,黄少天此刻的眼神用炙热来形容也不过分。“少天……”

  喻文州刚开口打破两人间微妙的气氛,黄少天便移开视线,拿起桌上的饮料,低垂着脑袋就着吸管就喝了起来,浑然没有发现刚刚喝下去的饮料和之前的有什么区别。

  重新续杯的饮料并排放在餐桌中间,西柚茶和柠檬红茶本身颜色就相近,黄少天端起饮料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哪杯是自己的。喻文州指了指黄少天手中的饮料杯,开口道,“少天喝了我的西柚茶。”

  “喻文州,你有完没完啊,我喝你的西柚茶怎么了?”

  “额,吸管……”

  “亲都亲了,你还介意这吸管啊。你妈妈可一直说我小时候的奶嘴你都拿去含过,你……”黄少天说到这里猛地停住了,有些狐疑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你在学校谈恋爱了?所以很介意?”

  “没有,打小就把所有精力都耗在一个闹心的小竹马身上了,哪还有其他心思呢?”

  “哦……”

  “刚刚不是挺神气的,怎么这会就蔫了?坐到这边来。”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喻文州身侧的位置,一咬牙便起身坐了过去。不知道的人看到他的表情还以为他被谁逼着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黄少天刚坐下,喻文州便凑到黄少天耳侧低声道,“少天打从寒假起就旁敲侧击我是不是给你找了嫂子,试图用幼年时那般的任性却遮掩什么。‘年纪还小’、‘不懂什么是爱’之类的话,我不会,也不愿意去对你说,领悟到自己对你的感情不是兄弟而是情人的时候,我也不过是个高中生而已。”喻文州低沉的嗓音挠在黄少天心间,似笑非笑地,让他觉得不太真实。他甚至像个低年级的学生似的,老师坐在身侧,而他规规矩矩地坐着却不敢乱有小动作。耳侧感受着喻文州的呼吸,两人过于贴近身子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喻文州一改方才的温和,言辞近乎强硬地继续道,“若是少天跨出了这一步,我定然不会再让你有机会回头了。无关年龄大小,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回去好好和黄妈妈道歉。”

  黄少天被喻文州这一套一套的说辞说的有些懵,在他看来,喻文州说的算得上甜言蜜语了,他和他一样,同样是在高中时期发现了这般有违常伦的感情,他懂得克制,而他自己却不顾后果的希望对方来回应自己。从茫然到惊喜,有对喻文州隐忍的不解,却也觉得喻文州这样做才是对的。他想,这样的话,他们俩算得上恋爱了吧。尚未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却被喻文州最后那句话雷的异常清醒。

  “靠,我真怀疑你没对象并不是因为你心里有人,而是这么多年嘴巴越来越贱了。还不是满嘴开火车的贱,你这样的程度,用其他方面的词语来类比解释,就是衣冠禽兽。明明一本正经地阐述这自己的心路历程,说是告白也不为过,偏偏最后一句完全和主题没关系的话打破了这样微妙的气氛,偏偏还毫无违和感。”

  “定心丸吃了,章也盖了。收拾收拾回家和你妈好好道歉。”

  喻文州说完就像没事人一样,越过黄少天的身子去收银台结账了。黄少天紧跟着他起身,若有所思地盯着喻文州的后背,前后走出了甜品店。在巷口拐角处,黄少天喊住了喻文州,“文州哥,你没对象不仅因为嘴巴贱,肯定还因为你不行。不然……为什么忍了这么多年,我这么个大活人这么撩你,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黄少天确实是故意的,他就想知道喻文州能忍到什么程度,他总觉得喻文州一肚子坏水,只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自己也不比喻文州好多少,在学校里整起人来几乎没有不成功的时候,只是他过分的话痨完美掩盖了他的一些坏心思。

  喻文州几乎没给黄少天反应的机会,一把捞过他,将人抵在了墙角。一手撑住墙壁,右腿嵌在了黄少天双腿之间,黄少天脑子里刚闪过平日里班级里的女孩常挂在嘴上的壁咚,便感受到唇间的湿热,喻文州的舌尖翘开了黄少天的唇齿,时而挑逗着他的舌头,时而轻轻舔舐着他的小虎牙。面对这样的喻文州,黄少天毫无反击之力,只能任由喻文州“侵犯”着他。在这满是情色的一吻后,喻文州将额头抵在黄少天肩头,“以后别随随便便说自己的男人不行。”

  “喻文州,你扶着我点,我有些腿软。”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直言的感受,收紧了放在他腰间的手臂,抵在他肩头闷声发笑,他的少天啊,一直都是块宝。

  黄少天也不恼,从小在喻文州面前肆无忌惮惯了,又经历了那么长一段的疏离,即使他心中不那么清明,也知道要好好珍惜这个人。


  201x年5月21日  星期六   晴

  5月21日,521,我们在一起了。

  他不知道,他过分直白的反应才更撩人。


  任故事流转

  时光,你我一起拥有


  那天傍晚,喻文州陪着黄少天一起回家,面对黄母的时候俨然一副好兄长的模样,让黄少天好好和黄母道歉。

  黄少天母子俩从来也没当喻文州是个外人,当着喻文州的面便谈起了人生。黄少天恢复了往日那个体贴懂事的模样,低着头一个劲地和母亲道歉。黄母反而被自家小孩这认错的劲头给看懵了,自己的儿子就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每次打打骂骂都是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如今黄少天能认错,黄母心中自然再开心不过了,更何况黄少天马上就要高三了,进入最后一年的冲刺阶段了。两个人说的好好的,黄母又旧事重提,只是语气中少了几分严厉,却多了几分玩笑,“哎,这次多亏了文州回家开导你,你学学人家文州,从小喜欢粘着他,学习上怎么没见你把他当目标呢?”

  黄少天这次倒是心平气和,甚至还调侃了身边两个人,“对对对,老妈说的都对,不管怎么说,喻文州在咱家都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小孩’,他将陪我度过整个学生生涯!我怎么就没把他当目标呢?同一所幼儿园,同一所小学、初中,现在是同一所高中,以后就是同一所大学了,哎,有这样的邻居,这么多年我没有因为压力导致心理扭曲,我也是蛮拼的。”黄少天说完还朝着两人做了鬼脸,黄少天想,大概从小开始他便一直跟着喻文州的脚步,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私人感情上。正如喻文州所说,自从意识到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他总是旁敲侧击去打听他是否在这几年里谈过对象,现在想想,甚至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已经开始很介意喻文州有没有早恋有没有谈对象这些问题了。

  人啊,潜意识里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对自己情感的认知。


  12.

  两个人确定关系后几乎没什么腻歪的时间,黄少天休完周末要上课了,喻文州也返校准备毕业实习的相关事宜了。两人唯一的相处时间也仅仅是睡前隔着电话交流的那段时间了。甚至连高二的那个暑假,两人也几乎没怎么再见面。黄少天忙着复习,喻文州刚刚踏入社会,工作上正是起步阶段。明明是假日,两人却连通话时间都减少了,只是偶尔发发短信,或者在社交软件上闲话家常几句。几乎没有享受恋爱的滋味就步入了老夫老妻的模式,两人却不自知。黄少天偶然和张佳乐提及此事,好在张佳乐并没有排挤他,只是调侃他道,“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牵不到小手,亲不到嘴儿的精神恋爱,那词怎么说来着,柏拉图式爱情吧!难怪那群女生都没办法攻略你了!”

  张佳乐完全不知道,就因为他多嘴说了几句,那天晚上黄少天闹着喻文州隔着电话陪他玩亲亲。


  “喻文州,你不觉得我们之间太平淡了吗?恋人之间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们几乎都没做?你知道这样很容易厌倦彼此吗?没有情趣,没有新鲜感。”黄少天停顿了几秒钟,闷声轻笑,盯着电脑搜索了一段电话聊骚的文字,“某某压低嗓音轻笑道”,大抵是网络上类似邪魅总裁的文,台词甚至有些不忍直视。或许真如书中所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黄少天明明紧张到不行,看着直白地文字耳根早已红透,依旧是一咬牙,还是真情实感地读了出来,“到底什么情况下才能让你一层不变的神情起波澜呢?穿着也总是一丝不苟,逢人就是这副公式化的笑容,就是在床上也是这副样子,你说我现在一颗颗解开你的衬衫扣子,在你裸露在外的脖颈处留点什么,明天去单位是不是就不会再招蜂引蝶了…”

  黄少天的声音早已脱离了小男生的稚嫩,发育后的声线,刻意压低,说着这段话,低沉又带着几分色气。黄少天不说,喻文州也能猜到这段话怎么来的,只是他摸不准这是黄少天随手搜的还是特意找了一段与他有几分相似的段落。他只知道,即使隔着电话,黄少天的声音也足够让他冲动了,他没办法无视自己的口干舌燥和下半身的反应。

  喻文州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黄少天早就不再是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会奶声奶气喊喻哥哥的小男孩了。上次回家见面的时候他就发现黄少天连个儿都快赶上自己了!在喻文州分神之际,黄少天以为自己的对象被他这架势吓到了,有些急切地开口道,甚至喊出了一直压抑着的,藏在心底的称呼,“喻哥哥,你听我解释,是同学恶作剧,非要我找个人读,我也没办法找别人啊,太容易引起误会了,我想着这话和你挺像的,就挑你念了,再说了,咱两虽然确实算得上老夫老夫了,但也需要情趣啊…”

  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解释着,几乎剥夺了喻文州的说话权,他完全忽略了,喻文州除了那几年有意疏远他之外,对他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就从来没矜持过,甚至早在他不记事的时候就喜欢抱着他玩亲亲了。此刻,喻文州隔着电话的意料之外的回应更是让黄少天在一瞬间羞耻心爆棚,秒挂了电话。

  喻文州甚至没说话,听筒里清晰的传出了那头湿吻的声音。短短几秒钟,黄少天甚至脑补了,他和喻文州互不相让地用舌头互相纠缠吸吮着,摩擦着舌底,甚至轻咬着,互不相让。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透过手机鼓动着喻文州的耳膜。

  “少天,我想我快克制不住了。”喻文州饱含情欲的声音几乎没怎么刻意去压抑,他说这句话是在欲望边缘提醒自己,却也打断了黄少天的想象。而黄少天反应过来后二话不说挂了电话,手速极快地给他去了一条短信。“我是谁我在哪嘛哩嘛哩哄,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喻文州你刚刚是在亲你手臂吧哈哈哈哈哈幼稚!!!对了,快高考了我要闭关复习了,这段时间我们别打电话别发短信别上网聊天了,暂时断了联系。你要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未来我们可以并肩,有没有觉得你男票帅爆了!不管多帅都是你的,晚安!谁再回复谁是小狗狗。”

  看着这一大串文字,喻文州知道他的少天是害羞了。十几年来,小家伙大概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害羞,喻文州忽然想起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吻的时候,黄少天直白的反应过分可爱,怕是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了。喻文州尚未来得及回复短信,手机又有提示新消息,来自黄少天。

  “对了,你高考复习肯定有总结笔记吧!还有吗?借我看看,我们的教材竟然没改版!听说是最后一届了,也是用的时间最久的版本了!这大概也是孽缘的一种吧!”

  “嗯,在我房间的书柜上,我和咱妈打个招呼,明儿直接去我房间翻一下,高三笔记本都是蓝色封面的。好了,少天汪早点睡,晚安。亲一个~”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喻文州!晚安!”


  次日,黄少天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就已经十点多了,黄少天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跑去了喻文州家中。

  “喻妈妈,我来拿文州哥高中时候的笔记。”

  “文州和我说过了,直接去他房间拿吧。你妈妈今天又加班了吧,等会留在这边吃个饭再回去。”

  “好啊,我先去找笔记啊。”黄少天总觉得最近喻妈妈看他的眼神特别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随他去了。


  对于喻文州的房间,大概除了喻文州自己以外,最熟悉的人就是黄少天了。黄少天推开房门直奔书柜,喻文州的书柜被他打理的很整齐,书籍都分类摆放着。黄少天几乎没怎么去捣鼓,便在书柜的第三层找到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几本厚厚的蓝色笔记本。黄少天将几本本子一起抽了出来。在这个过程里,从本子的夹缝中掉落下来了一本练习本,是那种小学高年级写周记的练习本,本子内页摊开朝下,正好砸在了黄少天的脚边。黄少天将手上的几本笔记放在了书桌上,蹲下身子去捡练习本。本子封面是小猫钓鱼的画面,猫咪没什么精神,眯着眼睛懒洋洋的,坐在河边垂钓。黄少天想,没想到喻文州小时候是这样的画风,他那会买本子,画面可都是那种帅到爆棚的动漫角色啊!

  黄少天捡起本子准备合上的时候,不小心扫到了联系本中的内容,是喻文州的日记本,随便扫一眼,就看到了好几个自己的名字。黄少天知道偷看别人的日记是很不好的行为,但是看到自己名字频繁出现在一页纸上,却又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黄少天将本子合上放在书桌上,而他就站在书桌前盯着练习本,那眼神简直是想把本子盯个洞出来。一会皱眉,一会抿嘴,很是纠结。短短几分钟,黄少天内心的两个小人儿已经就“是否要打开练习本看内容”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会,最终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200x年9月1日  星期三  天气晴

  今年我11岁,少天6岁。

  ……


  200x年8月27日  星期六  天气晴

  今年少天7岁了,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

  ……


  200x年8月27日  星期六  大雨

  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我们只有一把伞,两个人还是被淋湿了。

  在屋檐下躲雨,我将伞偏向他,挡去风刮进来的雨滴。

  雨滴顺着屋檐淌下来,像是不会断的珠子。

  紧紧握住少天的小手,才能阻止他整个身子探出去玩水。

  太调皮了……


  200x年4月18日  星期六  天气晴

  少天学会骑车了……

  少天摔跤了,腿上受伤有点严重,晚上替他搓澡了,后来……


  ……

  ……


  200x年5月31日  星期六  阴转小雨

  以抄作业为由,一本正经地教育,然后疏远。这样也好……

  ……


  200x年9月15日   星期四     多云

  室友吐槽着女友无缘无故吃醋,忽然想起少天幼儿园的时候就因为彩虹糖的事情任性地“欺负”了同班的小女孩。

  是不是也可以当做,他吃醋了……

  今天算得上是黑色星期四了……


  201x年6月21日   星期四   多云转阴

  独属于他的手机铃声这几年没再响起过,熟悉的旋律几乎要被流年遗忘。

  ……

  我一直都没办法忘记母亲当时的神情,不忍心疼交织在泪水中。

  隔了两三年,你主动与我联系,我是不是可以假装这是你对我感情的回应,是不是等你到成年,并不是妄想。


  黄少天翻看着第一本本子,歪歪扭扭的字体,在他现在看来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只是继续看着内容,黄少天眼中的玩味的意味渐渐地被震撼取代。当年的练习本比较薄,一本的内容并不多,黄少天看完后瘫坐在椅子上放空着自己。没一会儿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有些冲动地胡乱地翻着喻文州的书架,将写日记的本子全部翻了出来。

  黄少天将日记本放在床头柜上,整个人窝在床头,将靠枕垫在身后。翻看着喻文州写下的所有内容,几乎百分之九十八的内容都与他有关,甚至说成是他的成长史也不为过。日记的内容停留在黄少天主动联系喻文州的那天,这本本子很新,大概是喻文州毕业后刚搬回家的。

  看到最后,黄少天眼中甚至溢满了眼泪,他的身子缓缓下滑,整个人都平躺在床上,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才将眼泪憋住。他从来没有想过喻文州对他的感情如此深,字里行间里没有先爱上的卑微,没有爱而不能的怨恨,有的只是隐忍克制和情深意重。他想起那天喻文州说的话了,一句他一直以为喻文州故意挑逗他的话。

  “打小就把所有精力都耗在一个闹心的小竹马身上了,哪还有其他心思呢?”

  黄少天忽然就整个人坐了起来,动作干净利落地将所有东西归到了原位。在将最后一本日记放上书架前,黄少天在日记本最后一页的空白处写上了,“大傻子喻文州。”


  即使在以后那么长的日子里,黄少天也没和喻文州提起过自己看过他的日子。而喻文州好像也从来没有想起再去翻翻他当年写下的文字。其实喻文州也没亏,就好像很多年以后他发现了黄少天的几个小铁盒子后,也从来没去和黄少天提起过。

  只是,因为这些日记。黄少天将很多年后的计划,都提前开始执行了。

  比如,给喻文州的迟到的告白;又比如,喻文州工作后的第一个生日;还有他自己成年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很多很多,早已覆盖了他当初列的那张追喻文州的表。


  喻文州,我想给你一场迟到的“早恋”。


  -----那我打END-----啦-----番外见-----

  总之,请组织放心!少天给州州迟到的告白会有,生日礼物会有,成年人会做的事情也会有~

评论 ( 22 )
热度 ( 352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