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竹马烦不烦 08

前文戳: 01-04    05-06  07


  自此以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的关系不温不火,不再像以前那样有时间就腻在一起。说两人冷战了,又不像是那回事。本来两家就是邻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还经常约出去旅游聚餐,两人见面了也像是没事人一样,正常相处,两家家长只当是孩子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黏在一起了。若说是没在冷战,两人却又一直处于双向冷暴力的阶段,喻文州有意疏远黄少天,每次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刻意保持着兄弟间该有的距离,而黄少天好几次想开口讨好喻文州,都因为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将话全部咽进了肚子里。

  竹马情深到君子之交的转变,在两人繁重的学业里更显得自然而然,喻文州一方面是高三党,心思都在学习上,闲暇时间少了,也有了充分的理由不去和黄少天腻歪了;另一方面是他一向稳重,懂得克制自己。而黄少天却是因为年纪小,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喻文州寄宿在学校,周末回家也窝在家里复习功课,而黄少天升了初中,也有了自己的死党,扩大了自己的朋友圈子,和喻文州相处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双方家长似乎也为了两个孩子的学业很少会约出去玩了。

  久而久之,喻文州在黄少天心里似乎也不像小时候那般重要了,只是偶尔提到童年的时候,和喻文州相处的画面又好像都历历在目。

  说起来,黄少天算得上同龄人中心思灵敏的人了,只是他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和喻文州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若说是两人联系少了的话,他和喻文州也从未彻底断了联系过;若说是距离关系,十来年他们都是友好的邻居。只是想到上次两人偶尔在拐角处相遇,相对无言的场面,黄少天就会觉得小时候那个温柔贴心的大哥哥好似在高中三年里走上了歪路,若说是随着年龄变得沉稳内敛,黄少天更觉得喻文州变得冷漠疏离,甚至可以用不食人间烟火来形容。

  那会儿,黄少天读初二,喻文州读大一。这两年两人几乎没有独处过,这次巷口的偶遇着实让黄少天愣了好几十秒,随后便换上了一张大笑脸,“文州哥。”嘴上这样喊着,心里却有些别扭,好像这几年都没再这么喊过喻文州了。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黄少天豪迈地想搭上喻文州的肩膀,本来就比喻文州矮了一截的黄少天,在喻文州刻意的避让下,手落空了。喻文州朝着黄少天点了下脑袋便往自家大门的方向走去。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在看看自己落空的掌心,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点难过又觉得很委屈。他想,自从被喻文州发现抄答案开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没正常过,抄作业也不是什么大恶不赦的行为,喻文州怎么就一气气了这么多年?黄少天甚至觉得喻文州这样的行为,用他的同桌兼死党张佳乐的话来说,就是中二病的巅峰,这么多年都是什么事啊!


  “黄少天,隔壁班花给你的情书,信封还是粉的?你看不看啊,不看我拆了啊。”黄少天课间趴在桌上想着如何才能缓和他和喻文州之间的关系,这么多年喻文州都没软化过,要不是前几天的偶遇,很多事情都要在黄少天脑内尘封了。偏偏就让他们俩在家门口偶遇了,偏偏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里还不是个滋味,想当年跟在喻文州背后跑的时候,喻文州总是一步三回头,生怕他跌倒了,那会儿喻文州的背影,怎么说也是能感受到快乐的。如今看他的背影,厚实了,却让黄少天生出了一种六七十岁的老头儿的落寞感。黄少天刚想到这儿,便被张佳乐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一封粉红色的信封从他眼前一晃而过。黄少天抬起手便拉住了张佳乐的小辫子。“张佳乐,你怎么比女生还八卦啊,就看到你给班里的男生传递各种情书,你闲着没事干还是自己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啊。”

  “我靠,黄话唠你给老子松手,是隔壁班班长硬塞给我的,怎么?打扰你思春了啊。”张佳乐刚说完,便听到楼下传来猫咪的叫声。一到春天,学校的边边角角总会时不时传出几道猫咪的叫声。

  黄少天没再回应张佳乐,转身背对着他撑起了脑袋。黄少天的没回应反而增长了张佳乐的好奇心,“我靠,你个单身狗也要有春天了?”

  “诶,张佳乐你有喜欢的人么?应该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啊。以前读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班男神就有开始暗恋隔壁女生的,真是不懂他们,那些女生整体叽叽喳喳地,有的还很任性,不管对错非得男生让着?我又不是他爹!”

  “你你你……你觉得你有资格说人家女生叽叽喳喳嘛?再说了女孩子本来就该宠着,难不成你想找个女朋友宠着你啊。”张佳乐看着黄少天脸上因为他这句话的精彩变化,“卧槽???你该不会真想找个姐姐宠着你吧!咳咳,我不是说大姐姐不好啊,我们家典型的阴盛阳衰,我妈当初也特别想生个姑娘,没想到我出来的时候带着把子,你看我这小辫子,我妈小时候把我当女娃养着,非得让我留着,后来就一直没减掉了。我们家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婆还有表姐表妹堂姐堂妹等等,所有经历都告诉我,姐弟恋不靠谱,你真想要找个姐姐处对象还不如找个哥哥呢!黄少天你有没有听我讲,我特么把我这辈子的小秘密都告诉你了,你竟然甩我白眼????话说黄少天,你是不是长这么大是不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体贴人啊?要不要你乐哥教教你啊?”

  “不是白眼,是对智障的凝视。”张佳乐被黄少一句话堵的不想说话了,而黄少天却因为张佳乐的一句话思绪飘回了喻文州还读初中的那会,黄少天觉得他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体贴人,母亲忙于工作,他四五年级就知道自己动手做饭填饱肚子;喻文州那会初三中考,他为了让喻文州营养跟的上,还特意和母亲讨论过应该用什么食材,更是风雨无阻地给他送便当,连他们班级的人都习惯成自然了。


  黄少天还记得有一次顶着大雨给喻文州送便当的时候,刚刚走到窗口就看到一个女孩趴在喻文州桌前,两个人靠的特别近。女孩子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喻文州安静地坐在对面听着,脸上挂着微笑,仔细看会发现喻文州的笑意很浅并没有笑进眼里,只是当时的黄少天还小,并没发觉这些小细节。

  当时黄少天瞄了眼喻文州,仔看看自己湿透的外套,轻轻敲了窗户示意窗台边上放着便当就跑开了,同学木讷地看着黄少天离去的身影,忽然喊了喻文州一声,夹杂着杂闹声的早自习忽然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窗台前的同学,那同学尴尬地咳了声,指了指便当,同学们了然,又各自埋头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喻文州皱眉看着外面的大雨,和身前讨教问题的学生说了声抱歉,拿起自己的外套就跑了出去。

  喻文州跑到楼下就看到黄少天闷闷不乐的小脸恶狠狠地撑开了自己的小伞,看着那半边都湿透的外套,喻文州拿着衣服的手紧了紧,走过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扭头看了眼喻文州,撇过脑袋闷哼哼地嘟嚷了句,“喻哥哥怎么不好好陪你的新女朋友了,切有了女朋友忘了弟弟哦~”黄少天把尾音拉的很长,四年级的他早知道怎么恰到好处地去调侃喻文州了,只是这次调侃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委屈。

  喻文州听完黄少天的话,会意了这个小家伙闷闷不乐的原因,蹲下身子掰过黄少天的人,无奈地捏了捏气嘟嘟的小脸蛋,“那个大姐姐是在问我题目。”

  “哦,这样啊。”黄少天别扭地眼神瞟向别的地方,双手捏着衣角,“那喻哥哥好好学习啊,便当记得拿啊,我放在窗台那边的,我要回去啦,不然上课要迟到了。”说完就推开了喻文州的手跑去一边拿起伞就准备往雨里冲。

  喻文州拉住黄少天的手,把自己的大外套披在了黄少天身上,把拉链拉好,看着渐渐小下了的雨,理直了穿在黄少天身上的大外套,“少天回去注意安全,到了教室倒点热水喝喝,别感冒了。”

  “知道啦知道啦,喻哥哥说话越来越像妈妈啦,而且有点多。”黄少天朝着喻文州做了个鬼脸就跑进雨里了。喻文州看着那个套着大外套的小身子,不协调的衣服配上左闪右避小心翼翼的身影,可爱极了。


  黄少天想,他小时候不喜欢任何人过分的靠近喻文州,应该就是出于他对喻文州的独占欲了。而张佳乐说的所谓贴心,大概从他懂事开始,除了他父母,就都给了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喻哥哥了。就像现在,仅仅是喻文州一个背影,都让他操碎了心。到底谁比谁大五岁啊!


  那天晚上,黄少天捣鼓着自己书桌上一排玻璃瓶,瓶子里装满了彩虹糖,一瓶黄色一瓶蓝色间隔着放一排。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的号码。


  “一次就好 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在自由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喻文州盯着来电显示,任由着独属于黄少天的专属铃声重复地播放着。


日常推歌啦~《一次就好》-杨宗纬  

↓↓↓ 看歌词,是不是特别鱼鱼中心暗恋天天233333每次听到这首歌,就会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不会画画,我想把这些歌词都画成喻黄233333333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随你跳

评论 ( 17 )
热度 ( 293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