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竹马烦不烦 05-06

《天天闹喻府》通贩链接:点我购买~ 


昨天修的时候还没注意时间,今天再看看竟然是去年五月份的坑了2333333

下一章开始应该就是新剧情啦~~~

前文戳:竹马烦不烦 01-04

==========================

05.

  200x年8月27日  星期六  天气晴

  今年少天7岁了,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

  今天他神气地对我说,“喻哥哥带红领巾的样子好好看,以后少天也要带的呢,肯定比喻哥哥帅!”

  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我拿出自己的红领巾系到了他的脖子上,两个人距离很近,他身上还有小时候的奶香味。拿出手机替他拍了少天乐呵呵地有模有样地敬了队礼,还不断地找机会想抢我的手机看照片。我故意不给他看照片的。

  看着他将手举得高高的,费劲地想要跳得更高,一边扒了我的手臂一边嘟着脸嚷嚷,小家伙越来越调皮了,还学会偷袭了,小脚丫子抬起来就往我腿上踹。

  后来我给他看了照片,还夸他英气。明明不懂什么意思,却特别自恋的说我在夸他,是不是之前带着他看了太多电视剧,小脑袋里的鬼主意越来越多了。

  ……

  喻文州自己的日记本里,零零碎碎记录了很多东西,他很喜欢将生活中有趣的事情记录下来,日记本子还夹着一些裁剪下来的报纸插画,也有一些小照片。最多的内容大概就是他和黄少天一起的生活了。

 

  9月1日,学校都要正式开学了,即将步入小学的黄少天,显得有些兴奋。那天一大早,他就起床了,绕着屋子不断地跑来跑去,临出门前还端了张小凳子跑进了洗手间。黄少天小小的身子踩在小凳子上对着洗手间的玻璃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少天,你到底像谁啊?从小就这么臭美?”

  “喂喂喂,老妈今天我读小学了,我要和喻哥哥在一个学校了,而且会见到很多新同学,要帅帅地去学校,老妈你是不是亲妈咪啊?……”

  黄少天小小的身子摇摇晃晃地跳下来,双手叉腰准备继续说,黄妈妈适时阻止了,“你喻哥哥在等你了,动作快点。”

  黄妈妈刚说完,黄少天像一阵风一样就从她身边掠过,背上自己的小背包就跑到门口牵起了喻文州的手。黄妈妈笑眯眯地走过去和喻妈妈闲聊着家常。

  “少天今天穿的很帅呢。”喻文州反握住黄少天的小手,一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牵着人慢慢地往学校走去。

  黄少天第一天上小学的愉悦的心情全部表现在那个活跃的小身子上面,牵着喻文州的手用力地摆动着,幅度还稍特别大,整个人蹦蹦跳跳地走着,小嘴巴里还不断地对着喻文州说着话。

  到了学校把一切报道的手续办完后,家长们被组织去开了家长会。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在学校里溜达着。隔三差五就会有一些女孩子去搭讪喻文州,黄少天皱着小眉头看着来来去去的同学,扬起脑袋对着喻文州道,“喻哥哥,她们都是你的女朋友吗?你之前不是和我说找女朋友每次只能找一个人吗?大骗子,鼻子要变长的!”喻文州好笑地看着黄少天,“那些都是学校里的同学。少天已经有女朋友了?”

  “没有没有!都不好!她们没有喻哥哥笑的好看,没有喻哥哥长得好看,也不会给我彩虹糖,又不会陪我玩,还总是要打扰我吃午饭,我不喜欢她们。”小少天完全没觉得拿她们和喻文州比较有什么不好。

  黄少天说着说着忽然停下了脚步拽住喻文州的手臂,见喻文州低头看向他,又继续道,“喻哥哥你如果有了女朋友是不是就不和我玩了,电视上都说大哥哥如果有了女朋友就要去和女朋友玩了,不然女朋友会跟着别人跑的,还要好好赚钱,不然会养不起女朋友的。”黄少天有些苦恼,“那喻哥哥以后应该会很忙。”

  “少天,你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节目了?电视上难道没有教你小孩子不能早恋吗?”

  “啊?那隔壁的那个魏叔叔前几天还问我有没有在学校交女朋友呢?还说带女朋友给他看的话会给我们买冰淇淋吃呢?”

  喻文州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和黄少天平行,“少天,早恋的话黄阿姨和老师都会不喜欢你的,还会要打PP。”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臂绕到黄少天身后,轻轻打了他两下。黄少天像是习惯了和喻文州之间这样的互动,也没推开人,反而安静地开始认真思考着喻文州的话,原来小孩子不能早恋吗?那喻哥哥就不会有女朋友,也能有时间陪他玩了,那自己也就先不谈女朋友了,不然喻哥哥就一个人了,这样对喻哥哥不太好,反正也找不到比喻哥哥更好的女孩子和自己玩。黄少天想着忽然咧嘴笑了,张开双手扑向喻文州,喻文州一把抱着黄少天,完全猜不透这么丁点大的人心里活动会这么丰富,黄少天纠结完以后拉起喻文州的手,将两个人的小手指勾在了一起,“那我们约好了一起不早恋,拉钩上吊一边不许骗。谁早恋了就会变成长鼻子的丑八怪,我还会告诉喻妈妈让他不喜欢你,打你PP啊。”

  “好。”

 

  开学后,学校例行组织了“情系红领巾”的活动。由高年级的学生代表给一年级的新学生代表在《少先队之歌》的乐曲中系上鲜艳的红领巾。

  黄少天是他们班代表,高年级的学生中间俨然有一个带着温柔笑意的男孩子。黄少天站在一边默默地数了数喻文州是第几个,会不会刚刚好对着自己,咦?差一个…差一个…就只差一个…黄少天低着头用手指头拧着衣服衣角,闷闷不乐的。

  随着《少先队之歌》乐曲响起,高年级的学生走向自己对应的新生,“少天,不抬头吗?

  黄少天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继而笑嘻嘻地抬头挺胸,让喻文州为他系好了红领巾。后来校报上的照片,被黄少天剪了下来一直收藏着。很多年以后都可以在黄少天的小铁盒子里翻出一张发黄的裁剪整齐的报纸,上面就是一个大男孩笑眯眯地为一个一脸笑容的小男孩系着红领巾。

 

06.

  黄少天四年级,喻文州初三。

 

  200x年4月18日  星期六  天气晴

  少天学会骑车了……

  少天摔跤了,腿上受伤有点严重,晚上替他搓澡了,后来……

 

  少天知道害羞了……

  一种孩子长大了的错觉……

 

  喻文州读初中开始,家里就给他准备了自行车,每天早上骑车上学。后座必然是某个话越来越多的小男孩的专属。每天早晨喻文州推着自行车在黄少天家门口等着那个小身影蹦蹦跳跳的出来,然后一起去学校。

 

  “少天,小喻在门外等你了。”

  黄妈妈刚刚喊完,就看见一个小身影“嗖——”地一下子就跑出了门外,这样的情景几乎每天都在上演。黄妈妈拿着桌上打包好的便当走到门口递给了喻文州,“小喻,每天都要麻烦你呢。”

  “黄妈妈早,不麻烦的,少天一直都很乖。”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小喜欢腻在一起玩,不知道的人都当两人是亲兄弟了。两位妈妈也觉得喊阿姨显得生分了些,就干脆让两个孩子带着夫姓喊自己妈妈了,也真的是把两个小娃当做亲生儿子在抚养着。

 

  喻文州骑在自行车上,单脚点地支撑着自行车,让黄少天稳稳地坐在后座,接过黄妈妈拿过来的便当。

  黄少天背着小书包坐在后座,双手环住喻文州的腰,双腿悬挂在自行车两侧随意地晃动着,一刻都没个消停。听着喻文州和自己老妈的对话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少天坐稳了,黄妈妈再见。”喻文州说着就带着黄少天往学校的方向去了。

  “喻哥哥,等少天学会了自行车,我也这样带着喻哥哥去学校。我肯定骑的飞快飞快的,风就这样呼啦呼啦的在耳边吹过,可是那样肯定会把头发吹乱了,那样会不会变丑啊。”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话语似乎又进入了一个奇怪的话题,“少天最近是不是又看了奇怪的电视?”

  “啊?喻哥哥我没有看奇怪的电视,是老妈再看啊,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不小心听到的,电视里说发型会让人变帅啊。总之我以后要学会骑自行车,然后带喻哥哥啦!”

  “好。”

 

  喻文州只当黄少天心血来潮开了个玩笑,也从来没想过真让黄少天骑车带自己去上学,毕竟黄少天比他小很多。只是他不知道黄少天真的把这个承诺当做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在执行。黄少天生日那会破天荒的没有和家里面要玩具,死活要一辆自行车。黄妈妈拗不过他,看着自己小孩个子长得也快,平日里也好动,便买了一辆小自行车给黄少天当生日礼物了。

  黄少天气嘟嘟地看着自己的小自行车,后面还带着两个小车轮子,“老妈,这是儿童车!!!虽然看起来比儿童车大,我要把后面的轮子下了,我不要这么多轮子!那是小孩子玩的啊!!我已经四年级了!我们班好多同学都自己骑车去上学了!老妈!!”黄少天不知道的是他在自己母亲眼中,就是个小孩子。

  黄少天想要认真学车的心思,黄母都看在眼中。黄少天的个子也算是同龄人中比较高的了,她当时买的车本来就适合学骑车的孩子用,后座的两个小轮子确实可以卸下来。最后在黄少天的坚持下,黄母要求黄少天务必要注意安全,不准独自一人上马路,才同意了把轮子卸了下来。

  那几个周末,黄少天没再去缠着喻文州,喻文州也正好在家中复习功课,准备中考。而黄少天在母亲的陪伴下,推着小车子去附近的公园里学自行车去了。

  黄少天本就是灵活的人儿,在黄妈妈的帮助下很快就熟练地掌握了骑自行车的技巧。黄母见自己儿子骑自行车很稳妥,倒也没像平日里那么毛躁,便由着他平时自己推着小车子出去玩了。

 

  前些日子黄少天一直在学骑车,也没有主动跑去找喻文州玩。现在黄妈妈周末要加班,黄少天一个人在家理闲着无聊,兴匆匆地跑去找喻文州玩却被告知喻文州这周要上补习班。黄少天闷闷地踢着小石子,嘴里还念念有词,“喻哥哥去学校了,还想喊他一起出去骑车,现在我都可以带他了呢,好无聊啊一个人!咦!我自己骑车去学校找他!然后和喻哥哥一起骑车回家,耶!”黄少天跑回家推出自己的小自行车锁上门,蹬着自己的小车子往学校的方向去了。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补班的学生放学了。来来往往都是人,有人跑去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吃的,有人骑着车回家,还有一些推推嚷嚷的,黄少天穿插在人缝里稳当地骑着小车子,远远地看到喻文州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去,一手松开了车把手朝着喻文州招手,“喻哥哥,喻哥哥我来接你回家了,看这边!我在这边啊!”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小身板摇摇晃晃地骑着车还是单手,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刚想开口喊他注意点,边上两个打闹着的男孩子撞上了黄少天,突如其来的撞击让黄少天没有稳住自行车往一边倒去,而那个男孩的身子也直接压上了黄少天的小身子。喻文州扔开自己的车跑到黄少天身边,拉开了压在他身上的人儿,拿开压着黄少天腿的自行车,看着黄少天满头大汗,眼睛噙着泪水却强忍着憋红的小脸,喻文州抱起黄少天往学校医务室跑去,临走时板着脸瞪了那两个男生,冷着脸看着人,“哪个班的?”

  “初二……二……二班。”

  “我记得在学校追逐打闹是要受处分的。”

 

  喻文州将黄少天小心地放在医务室的病床上,医生检查了黄少天的伤口,骨头有点脱臼,手臂和腿上都有擦伤。黄少天躺在床上盯着喻文州,他觉得喻文州有点生气,一路上也没理过他,很想出声告诉喻文州自己没事,但是腿上的疼痛让他不敢开口多说话。他有些委屈地喊了一声喻文州,“喻哥哥……”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医生抓着黄少天的腿用力按了一下,“咔……”的一声伴着黄少天疼地大喊地声音。喻文州被黄少天的声音惊地立马蹲下身子,揉了揉黄少天的脸颊,轻声哄着他,“少天乖,一会就不疼了。”

  听到喻文州的声音,黄少天忍着痛急着解释,“喻哥哥你别生气,我是想告诉喻哥哥我会骑车了,以后也可以骑车带喻哥哥了,不知道会受伤的……”黄少天越说越小声。而喻文州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少天,缓了缓自己的情绪道,“对不起少天,哥哥没有生气,我只是担心……”喻文州还想说些什么,医生的声音很不适时的插入,“通知孩子的家长过来接他一下,这么小就骑车,也不好好看着,知不知道很危险啊,这次还好不严重,万一严重了哭都来不及,到时候急的还是自己啊。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我也要和家长说一下。”黄少天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说个没完的医生噗嗤一声又牵动了自己受伤的腿皱着眉头倒抽了一口气,看着喻文州不生气了,也就咿咿呀呀的对着人做起了鬼脸,喻文州无奈地按拍拍黄少天的身子,让他不要乱动,“直接和我说吧!”医生疑惑地看着两个人,黄少天一脸骄傲地说,“恩,他是我哥哥啊!”

  医生看着两个人,交代道,“注意受伤的腿不能用力,穿脱衣服注意力道合适,幅度大的动作不要做。记得按时上药,受伤的地方最近不要碰水,洗澡的时候用干毛巾擦擦就好了……”

  喻文州将自行车都锁在了学校车棚里,抱着黄少天打车回家了。回家后看着黄少天家中漆黑一片,“少天?”

  “哦,老妈老爸今晚都要加班,很晚回家,所以我才会无聊去找你玩啊,喻哥哥你把我送上去就好了,我直接睡觉然后等老妈回家吧,刚刚你不是打电话和老妈说了么?他们应该会快就回来了。”

  “那少天也要先擦一下身子啊,身上脏兮兮的。”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又看看自己的脏衣服,再想想自己的腿,表情真是千变万化。喻文州倒也不多话,抱着黄少天开门进去了。把黄少天轻轻放在沙发上,找了点零食给他让他呆着看会电视,熟门熟路地去黄少天房间收拾了换洗衣服,放好了热水。走到客厅抱起在安静看电视的黄少天往浴室走去。

 

  “喻哥哥,要不我自己来吧……”

  “少天害羞了?”

  “谁谁谁害羞了啊!不就是洗澡么,喻哥哥你才害羞!!!”

  “那少天这腿自己能洗吗?”

  黄少天撇撇嘴也不反驳喻文州,喻文州让黄少天坐在浴室凳子上,轻柔地帮他褪去衣服裤子,给人擦拭着身子,略过了受伤的部位。

  “那个……那个喻哥哥,你别一直盯着我看!”

  “少天有的哥哥都有,要不等下给少天也看看?”喻文州无视了小少天泛红的脸颊,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你你你,我我我!你这是耍流氓!!!!”

  “少天,电视剧不能多看。不是从小就这样么?小时候少天可是一直缠着我让我帮你洗澡呢。”喻文州说完,用干浴巾擦干了黄少天的身子,帮他套上睡衣抱着去了卧室。

  “少天休息会吧,哥哥在这陪你。”

  “恩,喻哥哥等我好了,我们一起出去骑车好吗?我保证不受伤!”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脸期待又小心翼翼的表情,轻轻地捏了捏人的小脸,“好,到时候让少天带我。”


  没多久以后,黄少天便不再一直缠着他喊他喻哥哥了,有时候两个人凑在一起,喻文州故意逗黄少天喊自己喻哥哥,黄少天竟然回了他一句,“喻文州,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喻文州挺能理解黄少天这样的态度的,大概就是一个男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总会产生一种“我长大了我以后不能再撒娇了,那谁明明没比我大多少,我以后要直呼其名,不能再软软地喊哥哥了”,说白了其实还有点中二吧。

  喻文州想,他从小看着的小弟弟,真的长大了。


评论 ( 18 )
热度 ( 325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