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竹马烦不烦 01-04

《天天闹喻府》通贩链接:点我购买~ 


竹马养成,年龄差大约四五岁吧^_^

旧文新开,之前的《家有神烦初养成》……总之坑了很久了,而且有的地方写的特别仓促,修了一下重新发~然后填坑!!!!!

竹马好难写呜呜呜呜,写多一点就太过了,写少一点就觉得不像孩子,像个大人!呜呜呜呜呜!难过~~~~

==============================

01.

  喻文州,4周岁,从小就像个小大人,安静懂事,逢人就咧开嘴笑着,见到左邻右坊,奶声奶气地喊着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讨喜的很。

  他和黄少天的羁绊,得追溯到黄少天出生那天。

  那日清晨,他和母亲从外面吃了早餐买了菜回家的时候,看见隔壁的阿姨满脸痛苦倚在门上,身子几乎要滑落下来,他拽了一把母亲的衣角道,“妈妈,阿姨好像生病了。”

  隔壁阿姨并不是生病了,而是羊水破了。喻文州一家和隔壁这对恩爱的小夫妻关系一直不错,小孩子不懂事,喻母一个过来人自然清楚的很。当下就在路口拦了出租车,让司机帮忙一起将孕妇送去医院,途中电话通知了黄父。

 

  医院里,喻文州和母亲两个人安静地在医院走道上等着,虽说两家人并不是什么亲戚,但是有句古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平日里喻母去上班也总是把喻文州扔在隔壁黄叔叔家里玩,黄叔叔白日里也要出去上班,喻母和隔壁黄阿姨的关系又很好,喻文州自然也不排斥,白天就呆在隔壁阿姨家,小小年纪的喻文州会贴心地照顾有身孕的阿姨,会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黄阿姨嘘寒问暖,有时候还会特别好奇地贴着黄阿姨的肚子糯糯地开口,“弟弟乖,以后哥哥带你玩。”

 

  黄少天出生那会,喻文州也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小孩。长大后,那个年纪的很多事情隐隐约约会有印象,却也不会记得很清晰。

  喻文州只记得第一次看到那个小孩,是透过医院里的透明玻璃,远远地看着。后来再看到小孩的时候,是在自己母亲怀里。喻文州和母亲一起去隔壁看望黄阿姨,喻母刚接过小娃,小娃就开始哇哇大哭,喻文州站在一边,听得心里都觉得着急。“妈妈,妈妈,小弟弟是不是生病了,一直在哭。”

  喻妈妈一边哄着怀里的小孩,一边对喻文州道,“你刚出生那会哭的比这厉害多了。”

  喻文州努努嘴,也不在意母亲说的话,移动这小身子慢慢靠近婴儿,襁褓中的小孩皮肤嫩嫩的,脸颊因为一直大哭着有些泛红,看起来很可爱却又觉得有点可怜。喻文州更加凑近自己母亲,踮起脚看着母亲怀中的婴儿道,“弟弟乖,不哭不哭。”也不知道小娃娃是听了喻文州的话,还是哭累了,还真停止了哭泣。半睁着眼睛朝着喻文州的方向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口中噗噗着。

 

  “黄阿姨,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文州很喜欢弟弟吗?他叫黄少天。”

  “少天……少天弟弟。”

 

  喻文州趴在摇篮上看着正在睡觉的黄少天小娃娃,一边陪着黄妈妈聊天。

  “黄阿姨,过段时间我能不能抱抱少天弟弟?”

  “当然可以,文州可以经常过来玩啊。”

  黄妈妈从来没想过黄少天断奶后,竟然一直和喻文州形影不离,就是喻文州去上学都想跟着去。

 

  黄少天满一周岁的时候办了了酒席,席间大家都夸黄少天长得好看,听话也不怎么哭。只有喻文州一个人皱着小眉头在思考,“少天怎么都不怎么说话呢?这都12个月了,还是不会喊哥哥。”

  酒席散场了,自己父母都帮着黄叔叔他们收拾着,他独自跑到黄阿姨身边,“阿姨你们先忙,我来看着少天。”喻文州一向懂事,之前就一直帮衬着照顾黄少天,黄母也知道这小家伙很喜欢自己儿子,两个人都在大家眼前,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就放心地让喻文州照看着黄少天。

  喻文州小小的身子坐在沙发椅子上,把黄少天搂在怀里,用小奶瓶喂着黄少天喝水,细心地擦拭着嘴角残留的水,还会偷偷亲一下黄少天的小脸颊,“少天,香香的。”看着咯咯笑着的黄少天,虽然抱着他时间久了也会有点累,但是看到黄少天咧着小嘴笑喻文州也觉得开心。

  喻文州看着在自己怀里乱动的奶娃娃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摔下去,又把他安分放在沙发上圈在自己怀里,黄少天扭动着身子嘴里支支吾吾的表示着抗议。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表现,微微皱了眉头又换上了往日的微笑,“少天乖,哥哥教你说话,学会了就玩抱高高。”黄少天眨着大眼睛看着喻文州,似乎在等他说话。

  喻文州轻拍着黄少天的后背,“少天,喊喻哥哥。”黄少天挥动着小手,嘴里蹦出了几个单子,“喻…dou…dou。”“不是dou,是哥。”“yi…dou。”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努力的吐着单音节,心里有些得意,总觉得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喻文州每天上幼儿园之前要跑去黄少天家里看一眼还在睡觉的人,有时候还要偷偷在他脸上亲一下。晚上放学回家放下小书包就跑去陪黄少天玩,逗他说话。有时候喻母和黄母聊天都会调侃道,“我这儿子都像是给你家养的了,要是个女娃就可以亲上加亲了。”

 

  有一天喻文州抱着黄少天逗着他,“少天怎么这么安静?以后没有漂亮女孩陪你玩了。”黄少天小手拽着喻文州的衣襟,咿咿呀呀的闹着,“喻哥哥…哥哥玩。”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开口喊喻文州哥哥,喻文州高兴地抱起黄少天原地转圈了,把刚上楼看到这情景的黄妈妈吓一跳,看着两个摇摇欲坠的身子,黄妈妈赶紧跑过去扶住喻文州。“黄阿姨,我不会摔着少天的。少天今天终于会喊哥哥了,我开心呢。”黄妈妈揉了喻文州的后脑,把小奶瓶递给他,“这是给少天冲的奶粉,温度刚刚好,喂他喝了吧。”黄妈妈已经习惯了喻文州喂黄少天,也发现了这两个小家伙挺喜欢黏在一起的。喻文州拿起小奶瓶喂着黄少天,“少天乖,多吃点才能长高高。”“长高高…喻哥哥玩。”

  直到上小学喻文州仍是一如既往。只是上了小学开始,时间变得有点紧张,而喻文州竟然带着作业跑去黄少天家里做作业!同样对着喻文州的黄少天话越来越多,黄妈妈都忍不住要阻止自己儿子别打扰喻文州做功课了。喻文州却是笑笑,“黄阿姨,没关系。少天开心我也开心。”

 

02.

  喻文州在一边做着功课,黄少天捧着喻文州的语文课本看着里面的插图,看着看着就跳下椅子跑到喻文州身边指着插图上的风筝奶声奶气的说,“喻哥哥,大鱼飞在天上,玩玩玩!”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指着的插图,几个小孩在草坪上放风筝。“少天,这是风筝,等周末哥哥带少天去玩好吗?”

  “好。”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在做功课,也不再多说话了。问完以后又跑到桌子的另一侧准备爬上椅子,小手捧着书不太好爬,黄少天踮着脚把书放到桌子上,双手扒在椅子上准备往上爬,喻文州在一侧看着黄少天一系列的动作,手背抵着下巴轻笑着,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走到黄少天身后,把人抱到了椅子上。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扭动了几下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好后,故作一本正经的小人儿,脸颊红扑扑的看着喻文州,“喻哥哥,认真做作业!不然老师骂骂。”喻文州轻轻捏了黄少天的脸颊,“那哥哥认真做作业,少天认真看书。”

  喻文州本就是聪明的学生,作业很快便搞定了,简单的预习了新的功课,整理好课本便抱着黄少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黄少天倒也不吵,安安静静地坐在喻文州怀里。“少天怎么忽然这么安静?”黄少天撇撇嘴抬头双手扒在喻文州的衣服上看着喻文州,“恩…因为刚刚电视里说要做安静的美男子。”喻文州看着怀里小脸皱在一起的黄少天,忍俊不禁,发出了笑声。“我要下去了,你松手。”黄少天动着身子想要推开喻文州,从他身上跳下去,喻文州看着怀里乱动的小祖宗,紧了紧怀抱,“乖,别乱动,好好看电视。”黄少天虽然没说,喻文州却知道小家伙是嫌自己笑他了。他想着,这个年纪的少天真可爱。

  喻文州的气息拂在黄少天耳侧痒痒的,黄少天晃了下脑袋,小身子在喻文州怀里蹭着,撇撇嘴盯着电视机也不再闹腾了。

 

  周末喻文州如约带着黄少天去家附近的小公园放风筝,喻文州成功让风筝飞在空中,把轴子交给一直跟在自己身侧跑着的小人儿。黄少天接过风筝乐呵呵地在草坪上奔跑着,喻文州跟着黄少天,看着那小身子几乎要摇摇欲坠,小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黄少天一边跑着还要一边喊着,“喻哥哥来追我啊!来追我啊!”喻文州应了黄少天,加快步伐追上小娃娃,却又故意慢了几拍,让人在自己能控制的距离,以防摔倒了。

  黄少天跑累了喊累了,拽着风筝轴子很开心地看着飞得很高的风筝,又转头看了喻文州,“嘿嘿,我们的风筝飞的最高,也最好看。”喻文州从随身背着的书包里拿出湿巾给黄少天红彤彤的小脸擦拭了汗滴,伸手拿过风筝,“少天去一边休息会,那边有秋千,去那边等着我。”

  黄少天听到秋千眼睛一亮,飞跑着小身子就过去了。喻文州很了解黄少天的心理,知道他喜欢什么,不然他一心在风筝上肯定也不愿意离开。喻文州目送着小身子爬上秋千在摇摆着,慢慢收起了风筝。收拾好后转身便看见了几个大孩子在推搡着黄少天,黄少天的小身子从秋千上摔了下来,喻文州敛去了唇角的笑意皱着眉头,飞快地跑过去扶起黄少天,让人靠在自己怀里轻轻地拍着他身上的泥土,黄少天水汪汪的的眼睛看着他,都要哭出来了。喻文州抬头扫了一眼秋千边上的两个男孩,小小年纪的喻文州态度变得特别强硬,竟让那两人自觉地后退了两步。也许是因为动手推了人的心虚,也许是忽然来了一个年级比他们都大的男孩,心里也怕自己被揍,何况喻文州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想要放过他们。其中一个男生结结巴巴地说着,“我我我们也不知道轻轻一推他就摔下来啊!谁让他一个人霸着秋千不撒手。”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虽然小,但是很少哭,看这他泪水在眼珠子里打转还强忍着,喻文州心里难过也有点着急,“少天是不是哪里摔破了,快告诉哥哥。”黄少天摊开手心,刚刚因为摔下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直接将手掌心撑在地上,蹭上了小石子,把掌根处都磨破了。喻文州牵起黄少天的小手,用矿泉水冲洗干净泥土,“少天不哭,男子汉不能轻易掉眼泪。”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话语,伸手揉了揉眼睛,眨巴眨巴地仰着头看着喻文州,“恩,我不怕疼。喻哥哥,少天是男子汉!”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牵起他的小手,走过那两个人的时候肩膀故意用力撞了人,冷哼了一声并没多话,而被他甩在身后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等喻文州走远了才敢伸手指着喻文州的背影,大吼道,“你你你给我记住。”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附近的医务室做了简单的清理,便回家了。黄少天在整个清理过程中皱着眉头紧咬牙关,虽然疼却也没有吱声,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一眨眼眼泪就要下来了似的。他这是把喻文州的话听了进去,觉得自己是个小小男子汉,不能掉眼泪。后来的几年里,喻文州每次看着黄少天明明想哭却紧咬牙关的样子,都有些哭笑不得,甚至有时候还会起把他逗哭的小心思,却很少能成功。

 

03.

  随着年纪的增长,黄少天的话越来越多,而且会问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有时候黄妈妈都觉得特别无奈,这小家伙到底像谁啊?家里明明没有这么多话的人啊。不过看着小少天蹦蹦跳跳的身影,黄妈妈又觉得很满足。

  黄妈妈看着那个小身影像阵风一样从自己面前跑出去了。“妈妈,我去隔壁喻哥哥家玩会啊,明天要去幼儿园了,我要告诉喻哥哥,嘿嘿,不知道他会不会陪我一起去呢。”

  “少天,你已经和小喻说了三次了,你……”

  黄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小少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黄少天跑到喻文州家里直奔喻文州的房间,轻轻的推开房门露出个小脑袋,看到喻文州背对着房门坐在地摊上看书,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从背后捂住喻文州的眼睛,故意把声音压的奇怪地,“猜猜我是谁?”喻文州轻笑着伸手覆上黄少天的手,“少天……”

  “诶,不好玩不好玩,喻哥哥你每次都一猜就中哦!”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肩头耷拉着小脑袋抗议着。

  喻文州扭头在黄少天的脸颊亲了口,“因为少天身上的味道不一样。”

  “嗷嗷,喻文州你怎么每次都搞偷袭,还想不想找女朋友了。”自从喻文州逗黄少天说不会说话的男生找不到漂亮的小女朋友之后,黄少天隔三差五就把这句话反问给喻文州。喻文州总是一笑置之。

  “少天这么晚怎么忽然跑过来了?”

  “喻哥哥,我明天要去幼儿园了,你早上回陪我去吗?妈妈说我们学校就在你们学校边上啊!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上学啊。”

  “少天现在上学比我晚哦,不过中午可以和少天一起吃饭。”

  “耶,那说好的一起吃饭哦,你要来找我啊,我在班里等你,男子汉是不可以食言的!”

  “好。”

  “那我回家了,妈妈说明天第一天去幼儿园不能迟到,要早点睡觉。”

 

  第一天上学,幼儿园的老师都会试图让小孩自己上台自我介绍,有自信的,也有怕上台的。轮到黄少天的时候,幼儿园的老师特意走到小少天身边,希望他可以上台自我介绍,显然这位年轻的老师误会了什么。因为黄少天在黄妈妈送他来班里的时候喊了声老师好以外,几乎没有说过话。

  “少天,下一个轮到你上台了哦,不要胆怯,你看台上的小妹妹讲的也很好哦。”

  黄少天抬头眨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弯着腰哄着自己的老师咧着嘴笑呵呵的用力点了头,心里却想着除了声音没有喻哥哥好听,笑起来没有喻哥哥好看,长得比喻哥哥差一点点其他都还过得去。

  “大家好,我叫黄少天,今年4岁!”黄少天手舞足蹈地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提及年龄的时候还故意竖起四个手指做了个鬼脸。“今天第一天上学很开心,老师很温柔。我最喜欢的人有爸爸妈妈还有喻哥哥。本来今天是要和喻哥哥一起上学的,但是他出门好早,不过他会来和我一起吃午饭,我还是特别开心……”说到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一脸自豪,而一边的老师睁大眼睛看着自我介绍的小人儿,心里想着,“我怎么会觉得他内向怯场的。”

 

  黄少天本来就长得俊俏,在幼儿园听话又懂礼貌,很讨人喜欢,一上午下来,身边竟然还有了几个小跟班。

  “少天哥哥,等会我和你一起吃饭好吗?”黄少天看着眼前比自己小一点点的小女孩皱了皱眉头,实在是不怎么喜欢别人靠自己这么近。黄少天刚刚想拒绝便看到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嗖的一下子起身奔向喻文州的怀抱,“喻哥哥,走走走我们去吃饭,我快饿死了,你看肚子都憋下去了。对了对了刚刚那个人一直想和我一起吃饭我才不要和她一起吃饭,我们赶紧走。”喻文州任由黄少天的小手拉着自己往前走。“少天有没有听老师话。”

  “当然有啊,老师们都很喜欢我的。”

  而黄少天不知道的是,当他拉着喻文州走后他们班的小姑娘忽然就围在一起了。

  “哇,刚刚那个接黄少天的大哥哥好好看。”

  “我也想要一个那样的哥哥。”

  “那个大哥哥笑起来好好看。”

  正因为都是小孩子,还不太懂事,说出来的话却都是最直白的。因为年纪尚小,所以才没那么多心思。

  另一边喻文州带着黄少天来到食堂点了两个套餐,黄少天看着自己盘子里的秋葵闷闷不乐地,筷子一戳一戳的,偷偷抬头瞄了一眼喻文州,迅速的夹起秋葵偷渡到喻文州的盘子里。喻文州好笑的看着他,黄少天抬头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想继续刚才的动作。“少天,还有一点点自己吃掉,不能挑食哦。”

  黄少天闷闷地哦了一声,却也总是避开秋葵吃着饭。喻文州夹起被黄少天撇开的秋葵到自己盘里,又夹了一些小青菜给黄少天,“那少天吃青菜。”

  黄少天一听开心了,只要没有秋葵就好。黄少天一边塞着满嘴的菜一边嘀嘀咕咕说着,“喻哥哥最好了。”喻文州笑着伸手擦掉了黄少天唇角的饭粒,“少天也很好啊!”

 

04.

  那年喻文州11岁,读五年级。语文老师要求每个人都要准备一本作文本写周记。每周一篇,周一交。喻文州准备了两本,一本是写周记的,交给老师。一本是日记本,放在了自己书桌抽屉里。

 

  200X年9月1日  星期三  天气晴

  今年我11岁,少天6岁。

  今天是少天大班开学的日子,和前两年一样,开学前少天都会来找我,每次都要提前好几天说,每次都要说很多遍,说的很开心,每次笑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特别可爱……

  ……

  喻文州的字写的并不好看,却工整有力。从那天起,他每天都会写一篇日记。

 

  黄少天在大班的时候,喻文州依然是到了中午就会找黄少天一起吃饭,这两年来,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养成了习惯,在学校一直都是喻文州陪着他一起吃饭的。有时候小学拖堂,黄少天就在班里等着喻文州来找他。喻文州每次都会给他准备一些零食,防止自己拖堂黄少天饿着难受。

  黄少天喜欢告诉自己大班的玩伴,自己的零食都是喻文州准备的。小孩子的感情比较透明,羡慕、喜欢都会表现出来。每次大家带着羡慕的口吻在黄少天面前夸喻文州,黄少天都觉得很自豪,然后又会长篇大论地炫耀一下喻文州的好,搞得每次喻文州过来接黄少天的时候都要被围观,喻文州起初也在心里纳闷,时间久了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喻文州拎着家里带的便当还有几包小包装的彩虹糖去找黄少天,走到教室看到他位置上空空的,边上的小姑娘跑过来,“文州哥哥,黄少他被老师喊去了,马上要六一儿童节了,黄少有表演。”黄少这个称谓是黄少天自己臭屁地要求大家这么喊得,非得说是喻文州带他看了武侠剧里面功夫高强的人都是这样称被称呼的。而本身小孩子们和他关系也好,久而久之就都这么喊了。

  喻文州笑着说了声谢谢。

  “文州哥哥是来陪黄少吃饭的吗?”小女孩看了看喻文州的便当袋子,又看了看喻文州手中的彩虹糖。

  喻文州瞧着面前的小女孩,蹲下身子说,“想吃彩虹糖?”

  “嗯。”小女孩应了一声马上又摇摇头,“妈妈说吃糖会烂牙齿。”

  “偶尔吃几颗没关系的。”说着倒了几颗在小女孩手心。刚好这一幕被蹦蹦跳跳跑进来的黄少天看到了。黄少天二话不说嘟着嘴朝着喻文州哼了一声,挥手拍掉了小女孩手上的糖果,小女孩第一次看到黄少天这么凶,哇呜一声就哭了。

  “少天?”

  黄少天别开头看也不看喻文州。

  “少天,做错事情要道歉。”

  黄少天继续无视喻文州,蹲下身子把地上蓝色黄色的糖果全部捡了起来,一个人闷头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着糖果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拎起自己的小背包拉着喻文州的手就怒气冲冲地走出去了。

  喻文州看着拉着自己的小家伙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他从小懂事,一向都知道让着黄少天,可他不过也才是一个小学生而已,虽然陪着黄少天一起长大,这次却怎么也猜不透黄少天生气的原因。喻文州想起自己是来找黄少天一起吃午饭的,看着手上的便当盒,忽然停下了脚步,黄少天因为身后人的停顿皱着眉头回头一脸不满地看着喻文州。“喻哥哥,我现在很生气。”“少天,生气也得先把饭吃了,今天带的是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黄少天走到一边的草坪边上席地坐下,打开饭盒递给黄少天,“少天乖,吃完饭我们再说其他事情。”

  黄少天看着饭盒里的菜,再看看喻文州,最终还是抵不住糖醋排骨的诱惑,接过饭盒便开始努力地扒饭。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黄少天吃着吃着忽然抬头看着喻文州咧嘴笑了,夹了一块排骨整个身子倾向喻文州递到喻文州嘴巴前,“喻哥哥,你也吃一块,喻麻麻做的排骨好好吃,比我老妈做的好吃啊!”喻文州一把扶住黄少天的小身子,张嘴咬下了排骨,眯着眼睛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吃完饭放下便当盒子,就拿出自己的小背包,翻出了两个随身携带的两个玻璃瓶子,大半瓶黄色的彩虹糖和大半瓶蓝色的,放在一起意外的好看。“切,喻哥哥是不是喜欢上我们班上的小女孩了,都忘记我们以前的约定了,说好的黄色蓝色的只有少天可以吃的。”黄少天说到最后语气里满是委屈,说完便扭过身子背对着喻文州,把玩着手里的两个瓶子。

  喻文州猛然想起很久之前,第一次给黄少天彩虹糖的时候黄少天说的话,即使到现在,他仍旧不知道为什么少天偏爱蓝色和黄色,却暗暗地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以后少天的每句话都要记在心里,以至于后来长大了黄少天偶然开玩笑的一句话,喻文州也会在某个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喻文州收拾好两人的餐具,挪动着身子靠近那个背对着自己怄气的小身子,从背后一把环住人凑近人颈窝处哈气,他知道黄少天很怕挠痒痒,便故意挠着黄少天腰侧,黄少天整个身子都窝在喻文州怀里大声地笑着求饶,“啊哈哈哈哈喻哥哥你太坏了!明知道我怕痒哈哈哈哈别挠了别挠了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都快笑得喘不过气了,喻文州才停手,掰过黄少天的脸开口道,“那少天原谅哥哥了吗?”

  “喻哥哥不能有下次了,不然就不原谅你啊,总之黄色和蓝色只能给少天!”

  喻文州听了黄少天的话语,凑近他脸颊亲了口,黄少天别开通红脸从喻文州怀里爬起来。喻文州拉起黄少天的手,“少天去和同学道歉吧,男孩子是不能把女孩子欺负哭哦。”黄少天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应了喻文州。

评论 ( 32 )
热度 ( 433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