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们 ♡喻黄

【喻黄】这特么是亲爹???(下)

一个小广告~

【喻黄】短篇合集《幸福感》通贩地址!戳我(*  ̄3)(ε ̄ *)


前文回顾↓↓

这特么是亲爹???(上)


更新间隔这么长,是我的锅~

但是爆字数了╭(╯^╰)╮

嗯……今天周五了,又修仙了,提前祝大家周末愉快!805预约了全职cafe,嘿嘿嘿,已经开始兴奋了,要买很多很多执事海报,太配了,赶紧结婚吧!hhhhhh

================

  如黄父所言,就半年,成不成都不会责怪黄少天,这事也就此揭过了。而对于黄少天而言,和女的处对象,他实在是没办法做到真情实感了,但既然应了他父亲,对于年底的大单子,他自然也不会敷衍了事。黄少天想着,关于这场莫名其妙的网恋,他是能够把握住一个度的,一场暧昧的文字游戏,最后以失败告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感情上的不合适,不代表工作上不合拍。而对方既然能够坐到现在的位置,眼光也不会如此狭隘了。以他的手段和口才,最后谈成这场合作应该不难。只是黄少天怎么都没想到,和喻文州互撩了两个多月,工作没啥进展,反而他自己先开始怀疑人生了。 


  消息记录:

  XXXX-XX-XX  13:59:18


  黄少天:

  [感到害怕.jpg]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上司?


  鱼:

  

  黄少天:

  ……

  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怀疑你被盗号了啊。说好的性格温和,沉稳大方呢?我可能加了一个假的喻文州。


  鱼:

  [离线文件:表情包.zip]

  

  黄少天:

  您成功接收文件“表情包.zip”

  别摸鱼了,好好工作~

  

  ……

  ……


  XXXX-XX-XX  12:05:22

  黄少天:

  [图片:丰盛的外卖]

  午餐时间~


  喻文州:

  [图片:丰盛的便当,菜品摆放好看,荤素搭配,看图就觉得很有食欲]

  一起吃午饭^_^


  黄少天:

  好好吃饭,别聊天了,聊天不助于消化。

  唔,你竟然带了秋葵!!!


  喻文州:

  嗯,都是自己做的,秋葵养生。


  黄少天:

  [惊呆了.jpg]

  震惊!蓝雨集团老总每天的午饭便当竟然是自己亲自下厨房!

  少年有成,进的了厨房,出的了厅堂,赚的来钱财,迷倒众多少男少女!网友纷纷在微博评论区喊着求嫁求嫁!


  喻文州:

  那少天呢?


  黄少天:

  有秋葵!丑拒!


  喻文州:

  有时间来家里吃,到时候让少天点单。

  ……

  ……


  XXXX-XX-XX  16:59:23

  喻文州:

  听黄伯伯说你最近为了个新项目都要愁出白头发来了,之前有涉及过,一些相关资料发你邮箱了,可以作参考。


  黄少天:

  
  收到了,谢谢!你就是我的神!爱你!


  喻文州:

  [亲亲]工作加油!


  黄少天:

  
  我先忙了~啾啾啾

  ……

  ……


  XXXX-XX-XX  19:59:22

  黄少天:

  诶嘿?小文啊,我看你刚刚朋友圈发了游戏截图?你也玩《荣耀》?


  喻文州:

  嗯,一直在玩,现在淡季玩的时间会多一点。


  黄少天:

  新活动你看了吗?这波活动福利很可以啊,一起组队吧,对了我们群有人在论坛扒了份攻略,活动第一天就有把攻略肝出来了!牛逼!你加我啊,ID夜雨声烦。


  喻文州:

  嗯,加了,索克萨尔。


  ……

  ……


  黄少天翻看着以往的记录,越看越怀疑人生。《荣耀》这款游戏,是黄少天发现自己对喻文州感情变质的一个契机。在黄少天看来,喻文州这样的社会精英,即使玩游戏,也不会花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其中。他想着把论坛上扒下来的游戏攻略发给对方,可以省去很多摸索的时间,一起组队的时候呢,也能炫一把技能。以往黄少天总觉得身边很多同性朋友用牛逼的操作去撩妹很中二,等真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才明白其中的情趣。只是黄少天尚未开始炫技,便被喻文州发过来的ID惊得愣在了电脑前。《荣耀》里,高级玩家中不乏女玩家,但是能将“荣耀”玩的这么透彻的女玩家却是少之又少,偏偏喻文州就是其中之一。在看到喻文州发过来的游戏ID前,大概打死黄少天都不相信,论坛上那么多牛逼的攻略,都是出自这人之手。还真是工作娱乐两不误啊。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本身在《荣耀》中便是可以比肩之人,擅长的领域不一样,却有同样优秀。两人组队,更是创造了1+1>2的成绩!工作上的惺惺相惜,游戏中的默契配合,加之喻文州的索克萨尔是个男号,两人搭档久了,黄少天看着屏幕中并肩的两个角色,猛地就滋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似乎和喻文州在一起也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

  如今黄少天再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忽然发现,早在他想在喻文州面前炫技的那一刻起,情愫便已滋生。

  黄少天一方面觉得若是和喻文州真谈一场恋爱,对方一定是个不错的伴侣;另一方面又有些怀疑人生,他很早便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并且很确定对女性一点反应都没有。黄少天喜欢同性了十几年,喻文州的出现却开始让黄少天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双性恋,只是从未遇到另自己心动过的女子罢了。黄少天全然忘了,长这么大也从未遇见过令自己心动的男子过。会发现自己的性取向,无非就是青春期整个宿舍闹着看片子的时候,他对其中的女的丝毫提不起兴趣,反而长相身材不错的男子会让他起些生理反应。


  黄少天琢磨着,和喻文州认识以来,两人有刻意的撩拨,有顺其自然的发展,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业余兴趣爱好,两人总是很合拍。只是这一切都仅仅是依托网络的交流,两人并没有实质的交际,甚至连彼此的照片都没看过。

  黄少天猛地想到了他父亲备注的那句不要沉迷美色,有些纳闷,既然长得好看,又有找对象的意思,为何连张照片都没有呢?刚开始是他丝毫不在意,如今是既在意,又纠结啊。

  好在黄少天不是一个喜欢逃避问题的人,他试图捋顺两人如今的关系。若非要总结的话,还真有些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啊。两人相处中,无论撩得多狠,似乎一直都在克制着,也从未将两人相处的初衷摊开来说过。黄少天想,既然喻文州打从开始就有想处对象的意思,那干脆约出来见个面的了。

  若真确定了自己是个双性恋,那黄少天一点都不想错过这样的喻文州。

  黄少天本就不是个遇到问题会逃避的人,如今有了解决方案自然是立马实施了。他在和喻文州聊天框中输入了一串文字。


  黄少天:

  最近有时间吗?周末一起出去吃个饭吧!之前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多亏了你给我发的邮件!签了个大单子,有时间的话这周末一起出来吃饭,庆祝下啊!


  黄少天:

  你要是找理由拒绝,咱们就真的友尽了啊!再说了,以后还要有业务上的往来呢,就当我提前贿赂咱们喻总呗~认识好几个月了,连面都不见,我爹都要怀疑我压根没和你联系了!无论私交还是公事,这顿饭你都吃定了啊!


  黄少天:

  一分钟过去了,你没反应我就当你答应了啊。好的,你答应了,喜欢吃什么呀,我去定位置。


  喻文州:

  好的,少天定地方吧,我没什么忌口的。


  黄少天:

  OK啊,晚点短信你地址啊


  网线另一端的喻文州,看着电脑屏幕上黄少天发来的消息,有一瞬的诧异,转而变成了浅笑。通过这段时间和黄少天以及黄父的交流,黄少天的性子,喻文州多少也摸清了。而黄少天这突如其来的邀约,确实让人觉得惊讶,仔细一想,又似乎都在情理之中。喻文州回复完黄少天以后,便拨通了黄父的电话。


  “黄伯父,最近还忙吗?”喻文州与人交谈一想谦恭有礼,隔着电话,这样的语气语调,更是让人觉得亲近、舒服。

  “现在大多数项目都是少天在负责,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开始享清福了。怎么这个时间忽然来电话了?和少天的关系有进展了?”

  “嗯,少天约我一起吃饭。”

  听完喻文州的回复,黄父手中的电话差点抛了出去,“文州啊,我也没想到那小子这么快就约你见面。当年我总逼那臭小子去相亲,我怕把你介绍给他,他又以为我逼他相亲,心里抵触,就把你资料改成了性别女,想着观察观察他情况再告诉他真相。没想到那臭小子这么快……哎,性别女,奔着处对象来的,这样他都能主动约你吃饭,早知道就该让你两直接见面,这回真是搬砖头砸自己脚了。”

  听完黄父一大串的解释,喻文州倒是明白了和黄少天聊天时候细微的违和感是源自何处了,感情人家把他当女强人处了,连最初的好感和上心都还是演出来的。“老实说,我也摸不准少天的反应,一切得等见了面才知道如何应对。我是奔着要和少天在一起的念头来的,这个问题早晚都的面对。”

  “那臭小子,若真是爱上你了,肯定不会因此不要你的。他那脾气啊,真喜欢上了,就不会轻易撒手。不过啊,因为这事端着架子倒是真做的出来,到时候啊老爷子亲自去哄他回来。文州啊,要不是你主动来找我,他这下半辈子啊,我真有些担心他老来太过孤独,有个伴儿陪着,以后我走的时候也放心。”

  “伯父您身体好着呢!这些话,少天听去了心里肯定不舒坦了。”


  如黄父所言,是喻文州主动去找他的。第一次见黄少天的时候,是他刚毕业那年,他跟在黄父身边出来谈合作。本就长得好看的人儿说起自己擅长的领域,更是让人挪不开眼。以往总是不信一见钟情,遇见了黄少天才知道,感情这回事,遇上了,还真是理智无法左右的。喻文州清楚自己的性向,更清楚黄少天给他带来的悸动代表着什么,只是两人毫无交集,他自然也不可能毫无准备地冲动行事。直到后来,偶尔间听到了黄父借着三分醉意和他父亲倾诉这事情,他才主动找上去的。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怎么也没想到中间还有这样的小插曲。

  他无论是和黄少天探讨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偶尔撩骚的时候,都从未将自己置于弱势的一方,更别说是女性视角了。偏偏在黄少天眼中,他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强人,最后还平白生出了情愫,喻文州还真是不知该喜还是该忧了。


  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黄少天发来了周末吃饭的地址,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那地方喻文州也熟悉,环境倒是真的挺有情调的,只是不知道两人见面后还能不能平静地将这顿饭吃完了。


  约好了吃饭的日子,如期而至。喻文州抵达酒店大厅的时候,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黄父最初给的就是错的性别,与其见面时候尴尬,或是爆发,不如提前打个预防针。不管黄少天作何反应,他都认了。大抵水瓶座的人本身就是矛盾的,虽是这么想着,喻文州又打心底觉得,无论于公于私,黄少天都不会因此而立刻离去。

  手机铃声刚响起,黄少天便接通了。喻文州没给黄少天说话的机会,抢先开口了。

  “少天,我到酒店大厅了,这就上去,几号桌?”

  听筒中传出的男声,令黄少天发懵。这是他与喻文州第一次通电话,饶是他心思再缜密,也猜不到喻文州竟会是个男的。黄少天在脑内飞速地过了一遍与喻文州产生交集的过程,似乎两人一直都没有聊过关于性别的话题,而他也从未对喻文州的性别产生过怀疑。要么是他父亲故意的,要么就是喻文州和他爹一起串通好的。

  短暂的沉默后,黄少天回应了喻文州的问题,“8号,在靠窗的一侧。”

  “好,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黄少天呆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空酒杯。他说不清自己心底是什么滋味,有些浮躁,也有些生气。最近一直纠结的问题,现在看来反而更像是个笑话,偏偏他心底又更加迫切地想要见到喻文州。

  黄少天指尖摩挲着杯壁,眉头紧皱,内心肆意涌动的情绪无处发泄。他拿起一旁的红酒瓶,将身前的酒杯斟满了,一饮而尽。黄少天并不是很会喝酒,猛地一杯红酒下去,尝不出红酒的幽香,只觉得涩味直达心底。

  黄少天闷闷地想着,果然更讨厌红酒的味道了,他招来了一旁的侍者,又加了一瓶香槟。抬头便看到了一位模样好看的男子朝他走来,虽然从未见过喻文州,黄少天却认一眼便出了他。

  黄少天笑着朝喻文州招手,喻文州点头应了黄少天便走了过来。两人像是许久不见的挚友,吃着饭,聊着天,全然看不出两人之间还隔着那么一个难以解释清楚的误会。直到结完账起身的时候,黄少天晃悠了下身子,单手支着桌面,轻轻摇了摇脑袋。泛红的脸颊,彰显着黄少天喝了不少酒,这顿饭,他吃的并不像表面这般平静。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侧,扶住他的肩膀,让人半倚着自己,他将两人的外套搭在了左手臂上,右手虚扶着黄少天往电梯口走去。

  电梯中只有他们两,密闭的空间,让黄少天愈发的觉得脑壳疼,他直愣愣地看着喻文州,忽然嗤笑,凑近喻文州耳侧道,“喻文州,你喜欢我的吧?”不待喻文州作答,他便捧起喻文州的脸,对着他的嘴唇咬了上去。

  “嗯,想要结婚的那种喜欢。”喻文州温柔地回应着黄少天。他知晓怀里这人是醉了,但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撩拨,喻文州一点都不想当君子。他反被动为主动,亲吻着黄少天,舌尖描绘着他的唇瓣,时而吸吮,时而轻咬。电梯狭小的空间里,萦绕着暧昧的喘息声。喻文州一手支着黄少天的腰身,一手按了电梯中某个高层的数字键。

  ……

  ……

  厚实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亮光,细微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地板上。黄少天微眯着眼睛揉着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昨日和喻文州吃饭的时候,虽然面子上波澜不惊,心里却一直憋闷着,喝起酒来就没把握住那个度,后来他结完账和喻文州一起离开,他在电梯里亲吻了喻文州,再后来……

  黄少天的思绪慢慢回笼,浑身的酸痛,和身后隐秘部位的胀痛,提醒着黄少天昨日发生过的事情,横在他腰身的手臂,更是提醒着他所发生的一切。他侧过脑袋看着喻文州,心中百般滋味,总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什么都没搞清楚,还便宜了喻文州。他轻轻地挪开了喻文州的手臂,蹑手蹑脚地起身,忍着浑身的酸疼,穿戴好一切,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了。

  “咔哒——”

  房门刚被关上,喻文州便睁开了眼睛,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眼神中却都是势在必得。


  那日起,两人再没有联系过,喻文州没有主动联系黄少天,黄少天更是连加过喻文州的那个工作QQ都再也没有上线过了。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两人好似从未有过交集似的。直到黄父将喻文州请来家中做客。

  三个人都是沉得住气的人,即使都明白这顿饭的意思,也没谁一开始便主动说开了。其实这段时间,黄少天也细想过怎么处理和喻文州之间的关系,像如今这般的冷处理确实不是他的风格。黄少天心底也明白,改性别多半是他父亲的注意,但喻文州确实也对他有欺瞒,最后自己还迷迷糊糊地被对方给睡了。若是说黄少天有些置气,倒不如说他就是自己端着了,不想轻易让喻文州扳回局势。

  饭吃的差不多了,黄父拿过纸巾擦拭着唇角,随后便将面前的餐具都推至一侧。“少天啊,你也别再和文州置气了。性别女这事,是我暗地里改的,文州他也被蒙在鼓里。你们的事情他都和我说了,你也这个年纪了。再说当初我若直接和你说,文州是个不错的男人,让你试着和他处处看,你能同意么?就你当初抵触相亲的架势,我就是那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不会同意啊。你是我儿子,你的性子我能不清楚么?现在呢,你喜欢文州,文州待你也好,就是以为他是女娃的时候,你都愿意去约会了,现在倒是端着了?我再说下去啊,你又得说我用亲情绑架你了。哎,不服老不行了哟,说到底,我不就是怕以后,我走了,你连个能说话的伴儿都没有么,这种感受,你爹我啊,最清楚了……”

  “爸,你当着文州的面说这些,也不知道害臊?像你说的,我的性子你最清楚,同样啊你的性子难道不是你儿子最清楚?话都给你说了去了,这事儿随便说给谁听,都的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爹了,不仅让儿子去和客户网恋,还恨不得立马把儿子推出去。咳,行了行了,别用这委屈的眼神看着我了,文州当真什么都和你说了?”黄少天边说,眼睛边往喻文州那边猫着。喻文州硬是从他眼神中读出了一股“没出息,净知道往老丈人身后躲”的意思。

  “德行,和人一起吃个饭,就净知道闷头喝酒,平时见你挺能说会道的啊,怎么见了文州反倒求个真相的勇气都没了。”黄少天觉得他爹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偏偏他还就只能认了,谁让对方是他爹呢。他就只能将气撒向喻文州了,不过也就是一个眼神瞪过去罢了,大有一副“算你识相”的味道。

  喻文州面子上不动声色,心底早就笑开了。黄少天那几个小动作,在他看来,真是可爱到不行,每一个都挠在了他心窝,恨不得马上将人搂进怀里,好生哄一番。

  “黄伯伯,是我让少天受了委屈,是该让他撒撒气。”喻文州那句受了委屈意有所指,黄父听不出来,黄少天心里却是清楚的很。

  “诶,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不该操心了。”黄父轻叹道,“不服老不行了,这刚吃完就犯困了。少天你送送文州,我上楼睡个午觉。”

  “哦。”黄少天心想,你心里打什么主意,我能不知道么?

  黄父上楼后,黄少天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喻文州一起离开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的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两人偶尔通次电话,关系却依旧是不温不火。黄父有时候在一旁看着也是干着急,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借着午休的时间,将喻文州对黄少天一见钟情,以及主动找上门的事情全盘和黄少天交代了。黄父没有错过黄少天任何一个表情,他轻拍了黄少天的肩膀,准备离开。

  黄少天的手机铃声适时响起,来电显示 喻文州。

  黄少天接通后,下意识地来了句,“喻总啊,如果没有我爹插手,你真的打算直接追我了?”

  电话那头,喻文州轻笑道,“我以为我现在的表现很明显了。”喻文州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那日电梯里说的话,少天真的不记得了?我想和你谈恋爱,一起慢慢变老那种。”

  “行,那我给你个机会,主要是让你体会一下我前些日子的忐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只要你让我觉得咱们能扯平,我就开始和你搞对象。”黄少天说完,抿着唇等喻文州的回应。

  “知道了。少天……”短暂的停顿间,黄少天似乎通过电话听到了喻文州的呼吸声,“下楼吧,我在你公司楼下。”

  黄少天直接挂断了电话,对着一直在听墙角的父亲道,“我下个楼。”

  黄父对着黄少天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道,“这就扯平了?答应下楼了?真去了啊!以后还用给你介绍大客户么?就是那种可以处对象的客户?下次我就不给你改性别了啊。”

  黄少天回头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己的老顽童父亲,“……我看在你未来儿媳妇的面子上这次就不怼你了!再有下次,我怼到你怀疑自己养了个假儿子。”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了。

  很多年后,黄少天看到一条微博,回忆起与喻文州的相识,便直接转发了出来。


  夜雨声烦V:

  和客户网恋,老板是亲爹!!!

  @奇葩二三事:

  聊一聊老板给你布置过的最奇葩的工作?


  喻文州V:后来我们在一起了^_^        赞28100

  单身汪保护机构:真·霸道总裁爱上我系列!

  蛤蛤哈哈蛤哈:现实版耽美言情……

  糖醋里脊-:今日最佳!!!!

  秋葵干:干了这份狗粮!

  会有总裁替我爱你:这不是亲爹,这是亲岳父!

  ……

  ……

  更多8888条回复ˇ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800 )

© 慕乔King | Powered by LOFTER